上週六在台北西門町看完電影,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捷運已經開出最後一班車,我必須步行,從西門町經過總統府,到中正紀念堂。

午夜的博愛特區,街道上大約就我一個人,因為安靜的緣故,走過巍峨的總統府,覺得自己的腳步特別響。

今天在莒光園地上,看到蔣公在總統府和群眾揮手的紀錄片,我突然感到一種時間、空間與人的相對性。

此刻我坐在辦公室的一隅,一年多以前是我的師父坐在這兒,或許也正寫著作文簿,更多年前呢?

有人正在砌磚,構造這棟龐大的建築嗎?

再久一點呢?是否有一個原住民,在這高度的山頂上,眺望未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