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著毛毛雨的深夜,
我特別容易誤會
這個男人是一陣煙。

他走上我的樓梯,
敲響我的門,
坐在我的單椅上,
看著我的電視,
然後香煙的氣味就瀰漫了

我三十好幾的房間,
廁所、浴室和床,
血紅色的電話機。

我可以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吸吮他身體的煙味嗎?

或者,
我應該傾倒在這陣煙裡,
跌落在男性的陽具上?

這滾燙燙的煙啊。
搞不清楚了,不明白了,
上癮和愛情是怎麼回事,

我只想,我什麼也沒想。


 

 

註:女房東男友來訪,滿室生煙。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