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傍晚回家
扭開水龍頭,我聽到嗚咽聲。

那幾乎像是鬼魂的嗚咽,
隨著鍋碗瓢盆落下

是這個房間孤單得太久
還是春天必然的濡濕

我想只是一種錯覺
電話聲響 有人打來

嗚咽就像關起的水龍頭
剩下一顆淚珠。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