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生活的影子
有時被提起
有時在靜默
總以為河邊飛去的水鳥脅下
攜帶著具體而微的我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週日,所謂七夕情人節,我踮著扭傷的左腳,從巴拉卡公路,騎車上陽明山,再從硫磺谷、新北投下山。一路上淋著牛郎織女流下的眼涙,我身心俱疲,渾身的雨滴。

連月來,一直在想爬上面天山,據(網友)說那裡可以看到山河海交錯的絕景,所以有意無意觸角都會伸向淡水的後山。我在網路上循線(從一個人名開始)找到「興福寮農場」,又發現「興福寮古道」可以通往面天山——儘管左腳仍然隱隱作痛,我仍趁著週日下午的空檔,探路興福寮。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何將沈默的燈色
寫進信中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班時間,我會趁著上廁所的機會,走出辦公室,到捷運站後的公園,繞上一段路。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方政治】

地方政治一向是中國政治史上最大一問題。因為中國國家大,地方行政之好壞,關係最重要。明代亡國以後,當時有兩位大史學家,痛定思痛,來討論明代政治制度,和此下中國政治的出路。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枝演社藝術總監王榮裕老師為學員講金枝演社的故事。

金枝演社,我和它的緣份不淺。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以為
夜晚只是一本書
寂寞只是一場電影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