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寒流來了,我們在閒置的陽台設了一個飼料盆和一個水盆,餵養見過的三隻貓母子(或女)。

大概是看到貓母子中的幼貓毛皮蓬鬆、瘦小,前時又有消費券的消息,我和朋友開玩笑說:「我的消費券用來買貓飼料。」

於是前天就到捷運站附近的寵物店買了「幼/母貓」飼料。本來想問有河Book的隱匿,哪種牌子的飼料較好,後來沒問,選了架上比較便宜的牌子(2公斤199元)。

08112702.jpg
#1:兩隻幼貓其中之一,體型較大。牠的旁邊,有一隻毛色較黑、體型較小的幼貓,身形被天竺鼠的籠子遮住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紅樹林新聞訪問部落客忽忽介紹淡水的街貓。(2008年11月24日)
畫質不好,敬請見諒。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8112301.jpg
#日本沖繩的公車站牌

◎作者:國木田獨步(1871~1908)

※本文摘自《大師小品—日本短篇精典》頁34~50(姚巧梅譯,,自立晚報文化出版部,1992年7月初版)

過了多摩川的二子渡船場(在神奈川縣川崎市),再往前走一點,有個叫溝口的旅館街。街的中段,有家叫龜屋的旅舍。時節是三月初。這天,天空突然陰了起來,北風呼呼狂吹,原來就淒清的這條街,更呈現蕭索陰鬱寒冷的光景。昨天下的雪還殘留著,高低不平稻草屋頂那南邊屋簷上的雨滴被風吹散飛舞滾落下來,連印著草鞋痕跡的泥水都瑟縮得起了漣漪。傍晚過後不久,大半的店都打烊了,陰灰的一字排開的街道寂索靜悄,只有旅館龜屋的紙門窗透著燈火,今晚客人不多,屋裡也闃然無聲,不時聽到煙斗的粗脖子敲打盆兒邊緣的聲響。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8120101.jpg

群眾說:「過去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那霸國際線機場

拖著行李箱,近五點時抵達國際線機場,我傻乎乎地逆向走進報到大廳,被航警叫住,原來還未開放報到及託運行李,只好把行李箱鎖進機場的置物櫃中,再到國內線機場的賣店逛逛。國內線機場大樓擠滿日本觀光客,其中很多是修業旅行的學生,而店鋪大約都是販售土產(鳳梨、香蕉、海葡萄…)乾點(各種餅乾、糕點)之類的。我在這裏吃了一碗「阿古豬」豬排飯,和台灣的美食街不同的是,點餐後,服務員會給顧客一只白色的呼叫器(她說是Caller,一時間我還聽不懂),餐點準備好後,這個呼叫器會發出蜂鳴聲,呼叫顧客到櫃檯取餐。

吃完提早的晚餐,我也沒什麼興趣逛這些土產店,就回到國際線機場託運行李、候機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那霸觀光巴士的司機先生和導遊小姐

我會用「敬業樂群」這句話形容在沖繩遇見的日本人,他們都以專注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工作,而一舉一動,似乎都以「不打擾別人」為原則。司機先生在唇上留了小鬍子,其實非常年輕,導遊小姐長相和說話的方式,讓我連想到鄧麗君,慶幸這趟旅程有他們為伴。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北谷町日暮沙灘旁—遊客中心的兩隻小狗

一個人坐上摩天輪,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孤獨的旋轉了。我苦笑地走出輪艙,又踏進細雨中的水漥。走過幾個路口,就到了日暮海灘,此時當然一個遊客都沒有。遊客中心旁有兩隻被繫住的小狗,嗚嗚呀呀地玩鬧著。幾分鐘後,當我在「卡拉嗨咿」門前發現「林賢樂團」今晚沒有現場表演,確認心中的遺憾時,雨勢轉大,兩隻小狗竟開始對我吠叫,狀似求援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到沖繩(日本),要學會的第一件事——「靠左走才是道德的。」


#1:琉球國王印—狀似尼斯湖水怪。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周易正(行人出版社主編)(20081103.中國時報開卷版)

德佛拉塞克(Miroslav Dvoracek)踏進宿舍的時候,捷克警方已經等在那裡。無論原本他抱持願望是救國,還是一個007的人生,在1950年3月14日的7點30分,所有的夢想都已經破滅。

為何德佛拉塞克才剛返國,祕密警察就獲知他的行蹤?最有可能背叛他的,就是他寄放皮箱的女性友人Iva Militka。不過,Militka對此也同樣訝異,她最能夠懷疑的,就是自己的男友、後來的丈夫Miroslav Dlask,他是唯一知道那只皮箱的人。

這個疑問積壓了40年,遠遠超過德佛拉塞克22年的刑期,這段夾雜愛情的諜報劇,一直要等到半個世紀後才有了新的發展。據稱,告密的人不是這對夫婦,而是那整棟宿舍後來在世上最知名的人物:米蘭.昆德拉。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革命了
我們小聲地交談
躲進新生南路上
蕭條到死的冬日轉彎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方朔(中國時報.2008.11.04)

陳雲林抵台,這是大陸首次最高層版的準官方人士來訪。如果這事發生在五、六月間,當時兩岸開放是各界相當一致的盼望,它具有一定程度的正當性,陳雲林自必受到相當的肯定,甚至歡迎。

而今這樣的條件早已改變。馬政府執政迄今已近半年,由於風格、能力及表現不佳,其支持度已跌到只剩二成二三;不支持的反而暴升到六成八、九。特別是在毒奶粉事件上處理得泄沓顢頇,於是「反馬」遂被轉化成了「反中」,再加上阿扁的推波助瀾,以及「一○二五」的群眾造勢,這已使得陳雲林訪台之行,它激化台灣內部對立的作用反而大於增進兩岸關係,陳雲林已成了兩岸對立與台灣內部撕裂的矛盾集結點。

因此,無論陳雲林訪台五日簽甚麼協定,也無論「馬陳會」上他會在稱呼上送出甚麼禮物替馬政府加持,由於時間點的改變,各方勢力的敵對擴大,藍綠紅三方其實正聯手合奏著一首三輸交響曲。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過小城,
漆黑寒冷的夜已經披在身上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烏色芒原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風雨無阻的婚紗照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