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On Raglan Road》
表演者:The Dubliners

On Raglan Road of an Autumn day
I saw her first and knew,
That her dark hair would weave a snare
That I might one day rue.
I saw the danger and I passed
Along the enchanted way.
And I said, "Let grief be a fallen leaf
At the dawning of the day."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下摘自《大自然》季刊第34期,頁61~65。(1992年1月25日出刊,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

《太魯閣人》
作者:兜藹.拉巴萊

人們歌誦中的太魯閣,因它是洪荒初始即漸成的水與石之巨擘,然而在我看來,它就是「山」,是有性情,有脾氣,卻沒有人能盡識其面目的一位「老朋友」,這個印象每當我追憶起和祖父相伴,聽他談論起過去生活經驗的種種時,便愈發地深刻。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遠山》
作者:陳黎

遠山愈來愈遠了

曾經,在童年的早晨
跟著每一天新生的理想
晨歌般升起於心的旗台;
曾經是棒球場的看台,胸口的徽章
曾經是夢的屏風,淚的撲滿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9021556.jpg
#1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021563.jpg
#1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021557.jpg
#1:崇道隧道北口,有一條通往海邊的步道(步道中間有公廁),步行幾分鐘,就可以看到太平洋的浪花拍打著礫灘。在這裡可以望見蘇花公路上的清水斷崖,彌補駕駛時無法分心看風景的缺憾。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沈默地素描

大手與小手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泥路已遠
而我必須行走
馱負著一座深情的影子
面前那個男人永不回頭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摘自胡錦撰文【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走進浙江.烏鎮】(頁104~105,壹週刊402期,2009/2/5出刊)

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闖進烏鎮,他會被那不可思議的古代場景造夢街給徹底馴服。

從搭搖櫓烏篷船在靜謐波聲中晃進「西柵」這個不可能存在(除了胡金詮的電影)的水鄉古鎮開始:節次鱗比的翹簷黑瓦與堊土白牆,蜿蜒曲折的青石磚巷街,隨意一個轉頭,進入視覺的「古代幻覺」皆無有破綻——官醬鋪、客棧、老書屋或有不令人討厭的滴漏式咖啡小店——無有大陸旅遊最令人生厭之小鎮卡拉OK充塞四處的流行歌轟炸,無有蠟像館電影片廠那種偽造拙劣的展示場景——一切如此自然,但一個確實可以膚觸的「古代」,從四面八方將你包圍。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ost-323454-1221298936.jpg

※白水(中國歌手)作曲/演唱,《時間》專輯(子夜唱片,2007年10月發行)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節假期的最後一天,趁著天氣晴朗,騎上機車就走巴拉卡公路到二子坪入口停車場。遊客比往常多上許多,汽車都停到馬路上了。

這次的路線:二子坪入口停車場→巴拉卡人車分道(一小段)→大屯山主峰鞍部入口→大屯山主峰步道→大屯山主峰→民航局大屯山助航台→→大屯坪→二子坪

自助航台到大屯坪的步道十分陡峭,以前沒有走過,花了比想像久的時間。在大屯坪看到往大屯山西峰、南峰的指標,也許下次可以往這個方向走。

09020613.jpg
#1:台灣胡麻花(百合科)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摘自駱以軍作《我們》(印刻,2004年初版)頁171~172。

那是怎麼一回事呢?我發現有些兒童頻道裡的卡通,真是完美而純粹的敘事。姑且不論像《迷途羊》或是《動物園街64號》這種畫風優美且故事的陳說就發生在一帶著「孩童憂傷」的隱匿角落。有一個女孩,每晚臨睡前,便由動物園裡的長頸鹿,把脖子像藤蔓那樣變長,伸進臥室裡將她馱負下來,然後由動物園裡(下班收工?)的大象、獅子、猴子、野豬、梅花鹿……大家輪流像木偶劇團那樣說一段從前在森林原野時(被抓進動物園之前?)的故事。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摘自老聃著《道德經》第二十五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
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
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盯緊她 沒啥不對

◎楊舒媚/特稿(2009.02.04.中國時報)

陳幸妤挺可憐,但台灣人民更悲哀。追到天涯海角都追不出扁家一個誠意的交代。

八年前,陳水扁學白宮搞開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於台北賓館召開記者會,陳水扁被問到:「你們父女倆已找出一個以後怎麼和媒體互動的模式了嗎?」當時的背景,是陳幸妤在她陽明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用學士帽要拍打記者。扁那時回答:「和媒體之間良好互動是必要的,傾聽我們記者朋友的批評、指教,那也是應該的。」

但八年中,陳幸妤其實沒太大改變;八年來,台灣人民也多以「真性情」看她,即便她常常不假辭色,多數人仍認為情有可原。

陳幸妤抱怨的是生活被打擾,她更不解,父親已經卸任,為什麼媒體還要跟著?以陳幸妤的說法:「半年了,每天都被記者跟,你們像蒼蠅一樣,要逼我死嗎?」

媒體哪有那麼壞心眼。之所以千里迢迢追她到美國,因為她的父親不僅是「卸任總統」,還是一個涉及弊案「被囚禁的總統」;因為她的手足陳致中有「前科」,也曾藉口讀書,卻是去轉出大筆金錢;因為她的乾爹、扁案重要證人黃芳彥如今滯美未歸;因為她的母親、前第一夫人吳淑珍屢傳不到的庭又要開了…。

台灣人民對扁家有那麼多納悶,於是調整了「情有可原」看待陳幸妤的比例原則。媒體窮追不捨,一是看看有沒有機會釐清她父母、手足欲蓋彌彰的事;再是巴望不要再在海外有把人民耍著玩的私相授受

陳幸妤往後要發飆,請掂量一下麥克風和攝影機後,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忍耐的人民意志;那些追著陳幸妤繞著地球跑的麥克風、攝影機,請也不要被陳幸妤飆了回去。陳幸妤雖是一介平民,卻是來自疑雲重重的前第一家庭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9020302.jpg
#1:種了大約兩、三個季節的堇菜(堇菜科)開花了。我無法分辨它是菲律賓堇菜還是箭葉堇菜…(大概是後者)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020208.jpg
#1:這些照片都是在小學母校旁的山谷拍攝,過年時無聊,帶狗來這裡蹓躂。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