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下轉自《蘋果日報》(2013年07月31日)

當筆者與學界(包括台大文學院、社科院和法律學院三個院長)及藝文界的許多先進,昨日正發表公開聲明,希望就兩岸服貿協議所引發的爭議,「本於理性與成熟的態度、透過多元審議的民主程序,進行深刻的政策討論以形成共識」、「呼籲政府應虛心傾聽各界聲音,不要透過片面的官方制式宣傳,將公民社會反對質疑的意見以標籤化的方式扭曲」之際,傳來馬總統在同一時間公開指稱學界質疑多是「渲染」、「造謠」,不僅批判「高級知識份子反對理由完全不堪一擊」,更以「造謠跟闢謠的對抗」的語彙塑造對立。筆者不僅深感錯愕,更覺痛心遺憾。

赫緒曼在《反動的修辭》一書中提到,攻擊社會改革的言論通常有三種形式:「悖謬論」、「無效論」和「有害論」。如果他聽到馬總統面對公民社會提出質疑的反應,恐會再加上「抹黑論」。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q5yXo56bl56VqA

也只是漫畫劇情的推測。以下有漫畫雷。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acific

看《環太平洋》的過程中,一直覺得男主角 Charlie Hunnam 似曾相識,後來想到他和已故的演員希斯.萊傑(Heath Ledger)長得很像。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起來》

作詞:陳如山
作曲:陳如山

海浪在退潮之前 將我消失在泡沫裡面
我承受這份孤單 留下腳印在沙灘
遠方燈火通明 讓海和天一樣黑
微風吹動風帆 失去引力向前追
忽然間我才發現 前方燈塔已熄滅
我又被影子 拉回地面

被夜晚冷卻的沙灘 快樂悲傷浮在上面
無法抗拒這味道 讓空氣分割我的臉
忽然間我才瞭解 就在起飛的那一瞬間
我不能獨自在 海上漂浮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摘自吳念真《這些人,那些事》(圓神,2010)頁54~56。

他停好車,跟著警察走了過去。小時候走過的路並沒像弟弟所想的那樣被蘆葦掩沒,反而拓寬了,只是原先長滿相思樹的山坡現在光禿禿的,長滿雜草。也許是被闢成垃圾場吧,遠遠就可以聞到濃烈的燃燒垃圾的味道。

然後他終於看到停在路邊的車,車後排氣館上接著的兩條黃色水管醒目地塞進後座車窗。車子的駕駛座這邊面對著山谷,山谷下是昔日他們的故鄉,而車頭的方向正對著的遠方是可以看到火車可以看到城市——小時候曾經充滿想像的地方。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唸國中時還有所謂的輔導課,進入暑假的某些日子,鄉鎮國中的一個男生班、一個女生班必須回到學校上課。那段時間沒有上課鐘聲,沒有其他學生,有時候會感覺時間奇異地被拉長,而窗外的景物格外地明亮。

是夏天的緣故吧。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1.jpg
#1:跟著搬家過來的木製圍籬,現在變成蘭科植物的居所。上層擺喜歡強光、中光的百代蘭、石斛蘭,下層擺蝴蝶蘭。圍籬的西側(另一面),我讓金銀花攀爬其上,現在已經長滿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摘自奚淞《給川川的札記》,並略作刪減。

《蛻之一》

「早晨,戈勒各爾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大蟲子......」

川川。這是卡卡的小說「蛻變」。看了韓國舞者姜松遠以此為主題的演出後,我重讀這篇少年時最鍾愛的小說。

「不是夢......窗外傳來雨打鉛皮的聲音,使他更憂鬱......」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387.jpg
#1:復健科的病友,一個阿嬤,喜歡摘阿勃勒的花送給老師。

送花的風氣,好像是另一位中風傷及大腦語言區的病友帶起來的,他家種了很多花草,聽他太太說,中風前他可以如數家珍地介紹各種植物的藥用價值。

六月的阿勃勒是「黃金雨」(Golden Shower),雖然偷摘公園的花是不道德的行為,但一瓶花給阿嬤和復健科帶來小小的喜悅。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