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捷運忠孝新生站出站,原本稀薄的雨勢大了起來。

徒步忠孝東路轉建國南路,經過帝寶,穿過仁愛路,就是高架橋下的花市了。以前在台北唸書時,有段時間住在大安森林公園旁的大安國宅內,彼時上下學都會注意這個路口的小葉欖仁樹。這次倒完全沒有在意,有時覺得自己生活在浮面之上,忽略掉很多人事物。

花市依然熟悉,幾個月沒來了,看到老面孔(攤商),感覺很親切。我們繞了一圈半,買了盆器和小苗,又往公館逛唐山書店。書店也是很久沒逛了,見新書如識新友,東翻西翻,別有讀趣。當時是一位女同學獨自看店,原本靜默的書店,只有紙頁的氣味,她突然開始播放音樂,感覺書店好像動了起來。如果能夠有一家店,播放自己喜愛的音樂,感覺一定很棒。

當下我想問她,可不可以為唐山書店拍照?為自己上台北求學以來的多年唐山書店記憶留下記錄。我沒有問。

走出書店,腳很酸,往對面的茶館小坐。一邊喝不適宜的冰紅茶,一邊翻「世界電影」雜誌(想不到還「健在」)。傍晚小雨依舊,潮濕而墨染的公館幾乎沒變。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yber runner
  • 跟您有過相同的感覺
    有時心中有種感動/衝動
    但是就是沒說出口...
  • 我在想,差一點就可以拍唐山書店了。

    fuhoren 於 2007/11/08 00:00 回覆

  • jhstar2006
  • 生活可以隨性,

    關於給不給拍?通常都不需要多問,

    因為若不能拍,店員會出來制止的,

    我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