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 墾丁珊瑚白化》

2007年台灣的海洋,似乎多災多難,尤其是珊瑚,在全球暖化以及環境惡化的雙重夾擊之下,紛紛染上了各種奇奇怪怪的疾病。
穿梭在海洋裡,白色的珊瑚如枯骨般隨處可見,這樣的現象,學術上稱為珊瑚白化,白化是珊瑚生病的警訊,今年六月份,潛水教練蔡永春在核三廠出水口附近海域,發現珊瑚白化的情況,比往年要嚴重許多。由於這片海灣,剛好位於核三廠出水口的右側,每天核三廠排出大量冷卻用的廢熱水,再加上今年的海水溫度比以往高上兩三度,珊瑚就像是泡熱水澡一樣,幾乎有70%以上的珊瑚白化,甚至到了九月份,二三成的珊瑚已經死亡。

另外根據研究團隊的監測資料顯示,北從後灣,南到香蕉灣,幾乎整個墾丁國家公園沿岸,都發生了珊瑚白化的現象,另外在離島澎湖、小琉球、東沙、綠島等海域,也觀察到相同的情形,而台灣與日本的琉球群島,可說是今年全球珊瑚白化最嚴重的區域之一。

換個場景,來到綠島,海底卻籠罩在黑色陰影之下,2005年海洋生態學者進行珊瑚礁總體檢時,首度在綠島的柴口浮潛區,發現珊瑚生病了,這些珊瑚的表面有一半呈現黑色,剛開始學術界推測,可能是受到不明黴菌或細菌的感染,直到2007年才確認這黑色的物體是一種海綿,這種海綿會覆蓋住珊瑚,最後讓珊瑚走入死亡,研究人員調查發現在綠島的柴口、公館、中寮、石朗、大白沙、柚子湖等處都發現黑色海綿的入侵,而且族群有日益擴張的趨勢,尤其公館地區,從水深1米到16米,將近20種珊瑚都逃不過牠們的魔掌。

這種珊瑚疾病,在日本琉球群島以及關島曾經紀錄過,日本亦稱之為「黑病」,推測可能跟海岸開發與人為污染有關聯,而且一旦此區域遭受海綿入侵,這樣的狀況可能持續三十年以上,整個生態系會因此變貌。

早在數億年前,珊瑚就已經在海洋裡佔有一席之地,但是有科學家預測,二十年後牠們可能會從地球上消失,從珊瑚的疾病,也看到海洋生態已經生病的警訊。

《中油埋管工程 摧毀萬年藻礁》

除了珊瑚礁,稀有的藻礁也面臨被摧毀的命運。

在台灣長達一千兩百公里的海岸線中,藻礁地形加起來還不到十公里,可說是相當珍貴,尤其桃園觀音海岸,有一大片綿延四公里的藻礁,它們的年紀,從上千年到上萬年,屬於冰河時期的古老記憶。

藻礁,是無節珊瑚藻經由膠結及鈣化作用,慢慢沉積碳酸鈣,形成一個礁體,它的功能和珊瑚礁很類似,是海洋生物重要的棲息地。1998年,台大戴昌鳳教授,首次完成台灣藻礁的調查報告,當藻礁生態之謎,才剛要解密,我們卻遺憾地看見,藻礁在一波波的工業發展中,逐漸死去。

長年的污染,斷絕了藻礁的生命力。緊接著,1997年台電大潭燃氣火力電廠在觀音塘尾海岸,進行冷卻水的進出水道工程,就首先破壞了部分的藻礁海岸。到了 2001年5月,觀塘工業區更在藻礁海岸填海造地,開闢天然氣接收專用港,塊石與泥沙直接覆蓋住礁體,連一點遺跡都沒有留下。

今年,中油又在桃園觀音海岸,進行天然氣海底管線的新建工程,讓最後僅存的一段,完整的藻礁地形,就此淪陷。

藻礁上,蓋起了施工平台,怪手與卡車直接開進了海岸,為了埋設天然氣管線,中油開挖四公尺的深溝,支離破碎的藻礁殘骸,散落一地,就連防風林,都無法倖免於難。一旁還豎立著藻礁保護區禁止進入的告示牌,這和粗暴的施工方式,形成強烈的對比。

更諷刺的是,這件開發案竟然在2004年已經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即使早在1998年,學術界就發現了藻礁,但是環評報告書上,卻完全沒有註明

為了不讓生態繼續破壞,環保署要求中油提出因應對策,不過在審查會議中,當時的環評委員強烈質疑,中油提出的計畫過於簡陋,並對於政府的後知後覺,感到非常痛心。

想像一下,這些藻類,以一年不到0.01公分的成長速度,緩慢的往大海延伸。

延續了上萬年,才形成如此廣闊的礁岸,沒想到,到了我們一代,卻可以用短短幾年的時間,將觀音藻礁破壞殆盡。

藻礁是海岸變遷的天然紀念物,也是生物演化的歷史見證,從藻礁的消失,可以看到人們的無知。

《40% 90% 樂生版圖誰決定》

座落在新莊山頭的樂生療養院,總是安安靜靜的躲在角落,沒想到捷運機廠的興建,卻意外地讓她成為話題。

樂生療養院興建於1929年,當初日人為了集中管理,將俗稱癩病的痲瘋病人,從各地強制收容到院內加以隔離,樂生院民長期被隔絕在社會之外,猶如一群隱形人。醫學知識發達之後,才陸續開放病癒患者返家,但久未接觸人群的病患,早已無法融入社會,只能選擇以院為家。

如果不是因為捷運,這一群被世人遺忘的樂生院民,大概就決定在此終老了,沒想到,1994年台灣省政府衛生處將院區土地賣給捷運局,院民即將失去家園,雖然有嶄新的大樓,讓院民居住,但是制式化的醫院管理,無形中像是再次禁錮他們。

這一群從來無法自由選擇住所的院民,所引發的醫療人權問題,紛紛在小眾媒體之間引發廣泛討論,2004年一批青年學子組成青年樂生聯盟進駐樂生療養院,陪同院民一起面對強權,樂生院民也自組樂生自救會,希望原地續住的訴求能被採納。為了有更多討論的空間,學生和院民用各種方式爭取曝光,跪拜陳情、突擊嗆聲、官邸控訴等等,並透過網路串聯來表達公開審議90%方案、原地續住樂生院的想法。

在社會高度關切下,如同滾雪球一般,許多的專業意見紛紛給予協助,文建會也委請專家協助,提出保留樂生院90%的方案,不過行政院卻執意40%原案備查的情況,讓樂生院失去保存機會,90%的方案無法進入工程重審或古蹟審議的程序,政府資訊的不夠透明,讓種種的疑問都未能獲得解答

在樂生案中,政府官員的空口承諾和實際行動充滿著矛盾,而捷運工程的一再拖延,所花費的時間成本與社會成本,被導向是樂生院的問題,新莊居民噪動著走上街頭,以求生存、蓋捷運為由,要求拆掉樂生院。然而捷運、樂生院與新莊居民三者是否有共贏的可能性?專家學者都提出具體可行的構想,但都無法進入審查討論的階段。

保留樂生療養院其實不是為了少數院民,而是政府對待醫療人權的態度,樂生療養院有機會可以變成公衛史上最珍貴的歷史地景,也能成為人民参與公共決策討論的典範,但是當政府關上協商的大門,對環境正義漠視不理的時候,又代表了什麼訊息呢?

《守護三崁店 搶救諸羅樹蛙》

夜晚,在微弱路燈下,一群人正整裝待發,全是為了搶救台灣特有種「諸羅樹蛙」。這裡是台南三崁店糖廠的舊宿舍區,民國七十九年關廠後變成一片荒蕪,雜草叢生的荒地,意外地成為生物的天堂。

過去,保育界認為諸羅樹蛙分布的範圍:北起濁水溪、南到曾文溪,包含雲林縣、嘉義縣市、以及台南縣,台南縣只在麻豆地區出現過,這是第一次在鹽水溪南岸的永康市,發現有諸羅樹蛙的存在,數量粗估約有兩千隻以上,令人驚喜之餘,卻沒想到得馬上面臨開發的危機,讓人措手不及。

民間團體緊急動員搶救諸羅樹蛙,將搶救下來的諸羅樹蛙暫時安置在中途之家,由於移地復育風險過大,存活機率低,民間團體希望爭取保留現有棲地,讓諸羅樹蛙有生存空間為訴求。

佔地十公頃的三崁店糖廠,未來台糖計畫與建商合作,規劃成優質住宅區。在糖業發展沒落之後,台糖一直都很積極地在處理閒置土地,作為收益來源,三崁店糖廠的開發只是其中一例,過去也有總爺糖廠的開發案。一旦開發的話,影響的不只是諸羅樹蛙還有文化景觀,像是日人重要的信仰中心「神社遺址」就被規劃為公園預定地,僅存的歷史建物可能會消失。

民間團體認為,這裡的文化史蹟遺址以及豐富的生態,都具有保存的價值,應該要公共化管理,因此團結起來,成立三崁店守護聯盟,在各方努力下,台南縣文化局把三崁店神社遺址暫定為古蹟,受文資法的保障,但舊宿舍區的生態仍有危機存在

為了保留三崁店糖廠原有的景觀,三崁店守護聯盟從文化景觀跟古蹟保存同時著手,希望全區都能獲得保留,台南縣文化局在2007年12月21日召開第三次審查會議,審查結果尚未出爐,三崁店糖廠的命運仍是未知數。

結語

土地是萬物的起源,種種短期的開發或許換來了鈔票,但是文化與生態的根卻從此失去。看完了2007年的環境新聞回顧,你的腦海裡還殘留哪些影像呢?是排放濃煙的煙囪、是海底一片白化的珊瑚、還是哭喊著保留樂生的學生臉孔,在等待2008年煙火到來的同時,你對環境有沒有期待?未來山是否保有綠意?水是否能恢復清澈?海是否能依舊湛藍?

【2007/12/27 公共電視台】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