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西洋蒲公英(菊科)

有時會看到網友在問何處可以看到蒲公英,其實淡水這裡很多,而且捷運淡水站對面,不知該稱為分隔島還是小公園的草地上,就有頗大的族群。這張照片是在油車口往沙崙的人行道旁拍的。


#2:山蘇花(鐵角蕨科)


#3:巨嘴鳥(鴷形目)


#4:香菇草/圓幣草(繖形科)、葎草(桑科)

圓幣草是去年冬天,從新竹老家分株回來種的。葎草可能是在沙崙大樓間的空地,採集種子回來播種,長出來的。


#5:翠蘆莉(爵床科)


#6:紫葉酢漿草(酢漿草科)、吊蘭(百合科)

紫葉酢漿草是二年前花市買回來的,十分易養,愈分愈多。吊蘭是分株回來種的。上週六去逛建國花市,買了一盆台灣山菊和一盆八角蓮,攤主說是播種實生的小苗。


#7:姑婆芋(天南星科)


#8:多肉植物

多肉植物多放在室內的窗邊,澆水才拿到室外。因為日照不足,有些徒長的現象。


#9:多肉植物、象牙樹/象牙木/烏皮石柃(柿樹科)、樟樹(樟科)

樟樹小草是路邊採回來種的。往處附近的樟樹蒼老勁拔,每年看它開花結實,小苗卻不多見。


#10:輪傘莎草(莎草科)

新竹老家分株來的輪傘莎草。



在此推薦一本園藝書——《野草盆栽》,作者林國承是將盆栽作為「志業」之人。我在圖書館借得另一本他青年時的著作《小品盆栽》,兩本書的扉頁上都有作者的照片,今昔對照,青絲白髮,作者自序盆栽的心境也大不相同。

林國承說:「接觸植物近三十年來,總是對栽培草本植物有種排斥的心理,認為既已對盆中植物下了一番心血,它們就該按我們的要求達成某種體態,並且還該長久維持下去,但年過五十才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由已過半,若自己都不是恆久的長青之生,該有權力、能力來要求植物也要違悖常理嗎?」

對我來說,園藝的嗜好,適性隨心而已。晴日的陽台,小盆小草隨意擺置,自成風景,就是一樂也。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