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歲月如流
遊子傷飄泊

天地無語
袖上的水漬卻寫下
我父的訣別書
落魄於途,棲息于樹
淡水負荷不住我
哀歌負荷不


我是鳥
更是羽毛



※後記

呼應 2003年《遲與疑》這首。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