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中學校門正對東山街,沿著筆直的街道下去,一個十字路口連接著車行的高架橋,橋底下就是中華路了,這條寬闊的省道北端通往竹北,南端走向香山。

當時我從鄉下坐公車到新竹市上學,大約五十分鐘的車程,車過竹北時,車廂就全滿了,然後陸陸續續地,新竹高工的學生下車,新竹女中的學生下車,然後竹中的學生下車,我們鑽進高架橋底下狹窄的甬道,踏上長長的東山街,迎著朝日和早晨的涼氛,看見各有綽號的教官站在校門口,等著土黃色制服的我們。
(我發現記憶中的野百合學運,和六四天安門事件竟然是混合在一起的。)

是電視上傳來的消息,彼時還是 DOS、PE2、和單色螢幕的世界,PC是沒有網路串連的孤島,孤陋寡聞的我們聽見有這麼一個,難得的在上課時間可以走出學校,到市區中華路上,手牽手、心連心的活動,心頭興奮異常。教官似乎變得有點可愛,帶著我們一群土黃色的高中少男,走出東山街,來到中華路,而那車水馬龍的中華路上,不就是白衣黑裙的竹女學生嗎?

(高中時代,我參加的唯一少男女聯誼活動在楊梅埔心牧場,當時流行「來電50」式的殘忍遊戲,我依照規則向某「竹女」告白,從此「幻滅是成長的開始」……,「來粒司迪麥吧!」)

大約是太陽最熾烈的時候,時間到了,嬉笑的我們被「大聲公」(這是一種隨身的擴音器,而非某教官的綽號)告知,要準備「手牽手」了。我忘記和誰牽上手,沿著中華路,長長的人龍似一望無際,街道上迴響著「歷史的傷口」粗糙失真的歌聲,胸口終於略為澎湃起來。

「好了,回學校了。」教官說。難得在清晨傍晚以外的時間,踏上通學路,可以看見日常的城市街景,我感到十分新鮮。一群土黃色的高中生魚貫地回到至善樓三樓的教室,又繼續上下午的英文課。



■延伸聆聽>>【禮物】(摘自《紀念張炬》專輯)



歌詞:

剩最後一曲你先開口唱吧
不然都睡了總要有一個人醒着
夜不太好熬

剩最後一杯我們分了喝吧
心都快凍僵了應該讓它輕輕跳一跳
蹦蹦也好

最後剩你自己陪着自己
最後剩我變的越來越憂鬱

夢還剩一個你先做了再說
别等天亮後臉色都那麽的遺憾
又不好抱怨

燈還剩一盞你要你就點燃
若換堵槍眼我就咬牙上前
用胸膛擋給你看

最後剩你一點也沒脾氣
最後剩我還想堅持到底

時間留下了美麗和一片狼籍
慶幸我們還有運氣唱歌

我們站在大路上向天空望着
看見太陽照耀着就會快樂

世界沒人明白我我就孤獨着
可是你又爲何這樣的寂寞

不如我們換一換就算一個禮物
這樣可以用明天繼續生活

每次暴風雨打在我們身上
都應聲倒地臉上全都是泥
嘿……就算失敗

等春暖花開開滿我們陽台
你又飛奔過來興奮的大喊着
嘿……這次我最快

飛的起來應該飛的起來
碧海藍天隻等風的到來

飛的起來都飛得起來
讓所有的人堅信我們爲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horen 的頭像
fuhoren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