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妹,我的妻子,叫我去丟小狗。

小黑,家裡養的母狗,已經八歲了。前兩個禮拜,又生了五隻小狗,兩公兩母,一隻夭折。滿妹說:「公的留下,母的丟在別人的田裡,自然會有人撿。」

兩隻小狗被我丟在路邊,我想這樣比較容易看到,很快就會被人撿走。隔天清早我去看,卻發現其中一隻小黑狗已經被輾爛了,屍體被來往的汽車壓得像絞肉一樣。我心中一緊,去尋剩下的那隻小黃狗,卻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回家,我沒有告訴滿妹這件事情。小公狗們陸續被親朋好友帶走,家裡又回復到兩人一狗的狀態。我決定帶小黑去結紮,不讓牠再生了。

滿妹的喪事,辦得很圓滿風光。在兒女們告別後,我坐在家門口的藤椅上,望著一輪紅日,緩緩地落山。我摸摸小黑的頭,牠躺在地上,我想,這時的水泥地面,應該還是溫溫的。

一直待到星光滿天,青蛙蟲子的叫聲把我淹沒。我想到還沒吃晚餐,回頭一看,整個房子到現在還是黑漆漆的,一點燈火也無。

小黑叫了一聲,豎起耳朵朝來路看。一群黑色的小狗興高采烈地奔跑著,奔向小黑和我。

我不禁開懷地大笑起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