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咪是一隻活潑好動的米克斯犬。下午趁著陰天微雨拔草,咪咪總是跑來咬我的布手套,我斥責牠說:「不行!」

這招是學某養狗書,要大聲的斥責,最好還要戲劇化地露出牙齒,讓小狗明確知道主人的意思——只是咪咪很皮,一點都不像刻板印象中的母狗、雌狗、陰性……,因為平常很少說話,這樣大聲的斥責令我的喉嚨開始不舒服。最後,我還是用弟弟的朋友大頭傳授的「壓頭法」,除了斥責外,還用手去壓低咪咪的頭,這招似乎見效,咪咪漸漸地放棄咬布手套了。

牠的新目標是「草」。此行的目的是拔去地毯草「草地」(因為雜草叢生,已不夠格稱為草坪)上高聳入雲的咸豐草、紫背草、紫花霍香薊之類,每當我拔出一大把,就會把草屍丟在路旁。這時咪咪就會一頭撞進好柔好軟的草堆裡,然後土泥不忌地啃草的葉子或根部——這點我不去管牠,要啃就啃吧,心想:說不定以後可以教養出一條會幫我除草的狗,還可以上電視……

咪咪喜歡啃植物,門前的桂花樹,水溝旁的櫻花小樹,牠都開咬。據說小狗有一段時間喜歡咬東西,我想此其時也。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