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五點三十六分,台東市區.鼎東客運站。

某次從台東新站坐車到市區,總覺得公車裡的氣氛(氣味?)似曾相識,細看那些張貼在車廂頂端的廣告貼紙——啊,竟然是台北市的公車。而且還是多年前在台北唸書時跑的那種。我特意查看車鈴(黑色的塑膠壓條)的位置,但是這裡的乘客都不按鈴。

長穗木:馬鞭草科,常綠小灌木,原產於熱帶美洲。長穗木是蜜源植物,也有藥用價值。



發臭的污水滾滾流入太平溪出海口。住處在晚上,定時會飄來一陣臭味,臭水溝的氣味,過幾小時後才會消散。朋友說可能是化糞池在排放污水……gosh



草海桐:葉片、果實可食。



轍跡:新植的草皮被汽車的車輪輾過。我想沒有公德心的台灣人是台灣頭到台灣尾,到處都有的。很多人騎機車闖進自行車道(包括海巡署的警員),很多人讓寵物犬隨地方便,遍地黃金。



海濱公園:新植的欖仁和椰子(這張圖修得太過火了…哈)。不知為何,沿著自行車道種了長長的一列金露花,日後長成就會變成人和大片草地之間的矮籬,破壞景觀且諸多不便。



椰子:牛頓被椰子砸到就會發現天堂。它實在不適合作行道樹呵。



台東海堤的海邊:東海岸是撿石頭的好地方,站在潮來潮往之間,體驗浪花拍打也很不錯。



人工湖後方的海邊:礫質海岸沒有大型的動物,咪咪這日只咬到一隻殘缺的蟹腳(大概是被沖上岸的)。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sper
  • 这些点滴都让我温暖......
  • fuhoren
  • casper,

    他鄉遇故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