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卡車的詩:http://blog.sina.com.tw/archive.php?blog_id=3187&md=entry&id=11610

當公車如弓,緩緩駛來
在琴弦上跋涉逐漸灰暗的風景
在風景中把瘖啞的聲音拉得又長又遠
我乃顫慄,天色已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horen 的頭像
fuhoren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卡車
  • fuhoren,我出詩集時,可用你的圖嗎?圖中空間的構成及影像併貼後的境象,張力無窮,呈現現實和超現實的對抗,我好欣賞。
      
      附:我未學會開車之前,當了好幾十年的公車族,對乘坐公車的體驗深刻,目前公車成為中小學生族和老人群的交通工具,曾經寫過一篇短文記述乘公車的感受,文章如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一車子的人;這是一車子的老人。我在路邊等候,客運公車十分鐘後即到,我一上車,頓覺自已變老了。

      早晨九點半左右,客運公車在台中港路上行駛。從港區越大肚山往市區,這是我曾經頻繁來回的兩地,轉瞬間五年十年的時光已經過去,我再搭客運公車,卻不能使我有再年輕的心情。

      六七十歲的老人擠坐在一排排車裡的座椅上,蒼白的髮,稀疏的髮,那是秋季的荒野;縐褶的臉,斑點的臉,那是風化的頁岩。我彷彿看到我日後的樣子。他們之中有人談著病痛,談著就診時間,談著藥物名稱,談著老伴及老友,忽然,他們都沈默了,看著車窗外,渾濁的眼眸凝視著不遠處即將逼近的建築物:一棟巨大的醫院大樓「榮總」。是的,他們依序緩緩下車。這是重要的一站,這一站離人生終點不遠。

      車子裡一下著空了許多,在我前後坐著的乘客不到五個人。不是搭公車的尖峰時段,讓我可以有一段舒適的路程,但是剛才老人們佝僂的背影,似乎仍一尊尊坐在座位間,我像其中的一位嗎?

      臨黃昏五點,我處理了一些事務後,從市區客運總站搭車,沿上午的路程返回港區。在學生群中排隊,一上車,學生搶座,我幸好靠窗撿了一座位。都是高中學生吧,書包上印著明星學校的校名,他們的制服不能掩飾其學校背景,及學生特質:聰明、機伶,但也太過於自我。我是有點疲憊了,市區裡的空氣混濁,尤其夾雜著商業濃濃的錢幣味道,使我有逃避的心態。

      而此刻,和幾乎整車是學生擠在客運公車裡,我受到的壓迫感更為加重。沈甸甸的書包,厚敦敦的書包,都是鋼筋磚塊;銀框眼鏡,金邊眼鏡,架著的都是逐漸模糊的映像管螢幕。我彷彿看見我的孩子的樣子。車上的學生偶爾互開個玩笑,嬉鬧一番,就談著考試,談著補習,談著升學,但大部份的時間卻沈默下來,也許,他們一整天在課業的煎熬下,已慣於沈思,不慣於言語。途中,又有別校的高中生擠上車,他們趕在黑夜之前回家。這是尖峰時刻 ,塞車,停停走走,客運公車如牛,喘息,忍受。

      這是一車子的人;這是一車子的學生。我窩坐在多年以來未曾再乘坐的公車內,搖晃顫動擁擠如往常,只是我不是以前的我,假如現在我也背著一個書包,書包裡除了書本外,一定還塞滿一包包的藥,像上午公車裡就診回來的老人,因為啊,我不再有年輕的心情。
  • fuhoren
  • 可以啊,這張圖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