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22  中國時報
■全國能源會議共識 調漲電價 降低核能配比
◎江睿智、曹秀雲/台北報導

進行兩天的全國能源會議昨日結束,但會議主席經濟部長何美玥卻是在環保團體抗議聲中作出「共識」,險些難產。這次全國能源會議最大的共識是調漲電價,而核能發電裝置容量占總發電量比重在二○二五年降至五%,而再生能源則大幅提升至一○%至十二%。新投資事業須提CO2減量計畫

環保署將在今年內訂出「溫室氣體減量法」,並制定新重大投資案二氧化碳排放源管理機制,包括新設重大投資案考量二氧化碳排放納入環評項目;新投資事業須提出短、中、長程減量計畫與目標。

至於眾所關切的核能問題,經濟部作出的結論是:核四廠二七○萬瓩依計畫進行,核一、二、三廠共五一四萬瓩正常營運。目前核能占我發電裝置容量約有十五%,再生能源為五.五%(其中又以水力為主),不過,未來核能發電將下降到相當低比例,再生能源則倍數成長。而再生能源占的比例愈高,因反映再生能源的高成本,電價漲幅就會愈高

環保團體抗議 結論險難產

經濟部主辦全國能源會議分六個議題進行討論,昨日傍晚大會作結論報告時,儘管在環保團體壓力及民進黨「非核家園」政策下,核能配比大幅衰退,再生能源配比則大幅上升,但環保團體仍針對未訂出明確減量目標,而在會場進行抗議,使得場面失控,結論幾乎要難產。

行政院永續委員會執行長葉俊榮則表示,七月分行政院將召開國家永續經營委員會議,對能源會議所產生的共識及引發的爭議,都將再進行討論。

環保人士主張,二氧化碳減量目標應回歸到八十七年全國能源會議結論,即二○二○年要回歸到二○○○年排放水準,也要追究八十七年全國能源會議無法達成減量目標的政治責任。而環保署副署長林達雄表示,確實有實質困難,因此這次全國能源會議提出以基準情境(BAU,即在未採行減量措施情況下),各部門各自減量,在二○二五年二氧化碳可減一.七億公噸。

何美玥解釋,排放量要回歸到二○○○年這個目標已無法實行,主要是因為實行非核家園政策,因為在八十七年時尚無非核家園政策,因此規畫的核能配比高達十三至十五%,現在則是要減少核能發電。何美玥也強調,儘管BAU目標無法讓大家滿意,但至少是個起步,讓行政團隊有努力的目標。

但在場環保團體無法接受,並高舉著寫著「劣」字的海報,在現場進行抗議,並高聲批評全國能源會議是「騙局」;還有環保人士乾脆跑到主席台旁邊,拿出「能源會議大拜拜」海報,形成一旁抗議,但各部會的主席卻宣讀會議結論的奇特場面。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uhoren
  • 基準情境,BAU→Business As Usual
  • fuhoren
  • (以下)經濟日報不愧是「經濟」日報,果然是從經濟發展的觀點看環保問題。


    ■非核家園變「溫室家園」?

    ◎記者 陳秀蘭

    全國能源會議在環保團體抗議聲中,閉幕了。面對後京都時期的溫室氣體減量危機,能源政策中,<b>非核家園的「結」未解</b>,也使得各部門因應未來減量,面臨嚴峻挑戰。

    這次會議,除了達成漲電價的共識外,能源政策,<b>核能被公認是因應溫室氣體減量的方案之一</b>,但受制政府落實非核家園的政策前提,能源政策檢討,根本無法跳脫非核家園的束縛。

    非核家園 結無解

    非核家園無法跳脫,緊接著一連串的問題,包括<b>燃煤可能大量增加</b>,溫室氣體排放控制困難,能源穩定受挑戰,而廠商面對能源部門無法肩負減量責任下,勢必面臨更大的減量要求,<b>結果是台灣不是「溫室家園」,要不就被迫出走</b>。這些,在非核「結」無解下,都讓台灣在因應京都議定書減量,窘迫百出。

    經濟部長何美玥就坦言,七年前全國能源會議訂定的減量目標,「台灣做不到」,歸結做不到原因,還是在於能源政策。她說,當年之所以訂出2020年減量目標回歸2000年,主要是核能當替代能源。

    但這項前提已經改變了。核能被削減,核能占國內能源配比未來將由當初規劃的13%~15%降至5%,替代能源,改由再生能源或煤、油及天然氣等火力發電。但問題是,再生能源還未被普遍運用前,燃氣、燃油,在高價能源時代下,廠商成本大增,減量還未做,已壓垮廠商競爭力。

    提高燒煤 走回頭路

    <b>這也是為什麼這次全國能源會議,被迫提高燒煤。但煤卻是二氧化碳主要排放源</b>。

    以核能為替代能源的前提條件沒有了,面對國際減量趨勢,核能還被迫削減,產生的一連串問題,就是電價調漲,廠商也因為能源政策彈性空間有限,被迫付出更高的減量代價。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全國能源會議,被迫提高燒煤。但經濟部相當清楚,煤是二氧化碳主要排放源。煤的能源配比提高了,其實,也透露台灣在因應京都議定書減量,有走回頭路的無奈。

    但非核家園無解,這些問題,就像骨牌效應。以這次全國能源會議達成電價調漲共識,固然是為反映燃料價格大漲,另方面,也是最大原因,<b>政府為落實非核家園,不得不捨棄便宜的核能,藉此推廣再生能源</b>。

    在全國能源會議場上,耐人尋味的場景像是<b>再生能源利益團體與環保團體唱和</b>。可以想想,非核,其實,也要面臨未來電價,有很大部分政策補貼再生能源,<b>由全民買單</b>。

    究竟要走向非核家園?還是溫室氣體家園?這項攸關國家整體利益,恐怕是政府落實非核家園難以承受之重。

    【2005/06/23 經濟日報】
  • fuhoren
  • (聯合報社論)
    ■台灣不可成為溫室氣體排放惡性增加之地

    試圖為京都議定書生效後的國際壓力尋求解套而再次召開的全國能源會議,日前以不訂溫室氣體減量目標、高耗能產業不設限、透過談判減輕台灣的減量責任等結論閉幕。

    兩天的會議,變成一場「大拜拜」,被環保團體評等為「劣」。當全球齊心為溫室氣體減量而努力,台灣竟仍試圖迴避應負的責任,致使這次會議成為一個負面的案例。

    二月十六日京都議定書正式生效後即進入「後京都時代」,締約國上個月在德國波昂舉行了政府專家會議,十二月將在加拿大蒙特婁舉行後京都時代第一次締約國會議,討論主題都在訂定還沒有減量責任的開發中國家的具體減量目標。以台灣在國際經濟活動的份量、且已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百分之一的巨量,不易迴避應負的溫室氣體減量責任。

    推動溫室氣體減量,需要政府、產業、民眾一起行動。現況是產業因緊密接軌國際,走在較前面,減量工作做得已有相當成效;民眾這一塊重要,也有很大的減量空間,但仍需要政府進行足夠的環境教育及以財稅誘因來啟動。至於政府,一如環保團體的批評,執政的民進黨做得比前國民黨政府還倒退。說白了,<b>不論是因應京都議定書的國際制裁壓力,或借力使力順勢推動台灣產業、生活轉型,主政者皆絕對不能再閃躲,除認真面對之外別無選擇</b>。

    其實,台灣早無蹉跎空間。<b>一九九七年</b>十二月,一百六十多個國家在日本通過了<b>強制溫室氣體減量的京都議定書</b>,當時政府體察到這個議定書會是有牙齒、有制裁力之後,第二年五月迅即召開第一次全國能源會議,且根據會議結論在一九九九年八月通過行動方案,洋洋灑灑推出一百八十多項「<b>自願性</b>節約能源計畫」;不過,自願減量的意思其實就是減不減隨你。這正是一九九八年到現在,全世界都減少了溫室氣體排放,只有台灣卻加倍排放的原因。

    溫室氣體減量不力,政府無疑要負最大的責任。一九九九年通過減量行動方案時,應是認為京都議定書離生效還有一段日子,不必急,所以國民黨政府沒有積極推動;二○○○年五月政權輪替後,民進黨以奉行非核家園及與前政府能源理念不同的理由,<b>對第一次能源會議的結論做了不推翻、但亦不承接的決定</b>,於是使整個溫室氣體減量工作徹底停頓,即使陷於「全球皆減我獨增」的局面,也不做任何補救。之後核四停建、復建,台灣始終在攸關<b>非碳能源關鍵角色的核能發電政策</b>上打口水戰、虛耗,陷於能源結構不確定、產業結構不確定、溫室氣體減量策略更不確定的局面。

    一晃七年,如今京都議定書已生效,溫室氣體減量不再只是國際上的道德呼籲,而是有目標、有達成期程的國際約束。政府以再次召開全國能源會議回應,本該有些具體作為;但令人遺憾的是,政府還想襲用七年前柔性管制的投機手法,不但刪除據以比較減量成效的基準年,還要高耗能產業自己提減量目標;政府沒有想法,不訂目標,當然更不做約束,放手讓台灣繼續上演「獨步全球」的溫室氣體增排鬧劇,並將惡性累積的「生態債務」丟給子孫。

    其實,政府應很清楚溫室氣體減量目標在哪裡,又該怎麼做。這幾年包括經濟部工業局、能源局,環保署、國科會等單位委託學界做的研究、考察,報告多得恐怕已堆到天花板,相關執行細節蒐集真是鉅細靡遺;這一次能源會議的研究簡報向政府所作建言,無非仍是訂出明確的減量目標,提出足夠的財稅誘因等老生常談。方法知道,國際壓力也感受到了,但還是讓能源會議做出離譜的結論,令人扼腕。

    沒錯,至少在<b>二○一二年</b>京都議定書屆期前,台灣不會有立即、正面的國際壓力,但台灣必須深刻體認國際潮流的趨勢,<b>綠色生產、綠色貿易、環境友善已取代了過去的剝削環境、賺錢第一</b>。台灣以非聯合國會員國、非京都議定書締約國的地位,更應認清只有被要求的份,而沒有減輕減量責任的討價還價空間。唯有積極對溫室氣體減量表達誠意及認真推動,才能換得國際尊重,進而促成產業轉型,生活轉型,取得台灣永續經營的利基。這才是正確的因應之道。

    【2005/06/24 聯合報】
  • fuhoren
  • 「聯合報」社論也果然是對扁政府見縫插針,好像和「經濟日報」是不同報系。

    不過,這篇社論深得我心就是。
  • fuhoren
  • 環保團體的主張,在於製造促使產業轉型,乃至制定政策方向的壓力。根本的問題是,環保價值和經濟發展孰輕孰重?我們的島可作為經濟發展的犧牲嗎?末日時誰留在島上?


    經濟日報社論
    ■雞不同鴨講

    6月21日全國能源會議進行總結時,部分環保團體代表痛批這是學者、建商和政府間的閉門會議,並到主席台前舉牌抗議,造成會議數度中斷,讓身為主席的經濟部長何美玥十分無奈,頻頻解釋。

    這些環保團體批評,民國87年第一次全國能源會議時,還訂下2020年將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降至2000年水準,沒想到民進黨標榜綠色執政,第二次全國能源會議卻刪除87年訂下的減量目標,根本是「退步執政」,能源會議是項欺騙。

    當這些環保團體把能源會議視為欺騙時,那麼其參加會議的目的,便不在於對話與溝通,而在表達立場與鬧場。事實上這樣的場景已不是第一次,早在能源會議多次的會前會當中,這些環保團體便提出嚴厲的抗議,然後退場;會議本是尋求溝通的機會,結果全國能源會議沒能出現對話,而只有對罵。

    面對全國能源會議未明訂溫室氣體減量目標,引發環保團體強烈質疑,何部長在隔天指出,訂一個做不到的CO2減量目標,將對台灣造成很大的傷害,反而不利將來的減量談判。她說:「如果不負責任,我可以訂一個做不到的目標,20年後,反正我已不是部長了!」何部長也重申,2020年溫室氣體排放回歸2000年水準,我國做不到,而達不到的原因,有很大原因是推動非核家園。

    基本上,環保團體的訴求頗為明確,給一個總量管制目標,以及反對台塑大煉鋼廠及八輕興建。而何部長回應也頗為明確,政府不會明訂CO2減量目標,台塑大煉鋼廠及八輕興建也可以在環評通過後興建。何部長認為,廠商最害怕的是遊戲規則不清楚,造成投資時間拖延,錯失市場商機,將CO2納入環評項目卻是「遊戲規則清楚」。

    說實話,<b>目前全球除了京都議定書裡附件一先進國家,強制性訂定了總量管制目標外,其他非附件一國家,並沒有訂出總量管制目標;台灣非但不是附件一國家,甚至連締約國都不是,此時此刻,實在看不出有非得訂出總量管制目標的急迫性</b>。尤其若以2000年為基準年,則理由更為薄弱;別說是2000年,<b>以目前來說,台灣能算一個穩定發展的先進經濟體嗎?當台灣經濟還無法定位或發展出永續成長的模式之前,去奢談CO2總量管制目標,那才是欺騙,1998年減量目標正是失敗的前車之鑑</b>。

    七年前所訂定的總量管制目標,之所以無法達成,我們並不認為是非核政策所造成的,關鍵的原因,<b>乃在於產業結構並未如當年規劃實現</b>。當年所規劃的產業結構發展趨勢,是在全球資訊電子產業未崩盤之前;當時資訊電子產業的確是支撐台灣經濟成長的重要支柱,以資訊電子產業占不到GDP一成的比重,對經濟成長貢獻卻達三成以上,顯見其重要性。不過,也因此在2001年全球資訊電子產業的不景氣下,台灣受到的傷害也比其他國家來得大。雖然,之後國際資訊電子景氣逐漸回溫,但台灣資訊電子產業並沒有再如之前活躍。主要的理由是,在成本的壓力下,資訊下游產業生產基地快速外移,使得台灣再也無法以資訊電子產業的快速成長來支撐整體經濟成長。

    <b>相對於台灣成長的趨緩,中國大陸經濟卻持續快速成長,尤其對於重化上游原料,更是急切需求。因此,台灣重化產業不再只為供應國內需求而存在;更快速擴張以供應中國大陸的需要</b>。也就是說,台灣的產業結構,在國際競爭及中國大陸的崛起下,已不再依循1998年之前的發展趨勢。因此,無法達成七年前管制目標,與其說是因為非核政策,<b>倒不如說是因為在中國大陸的迅速崛起下,台灣產業必須重新思考定位與發展</b>。

    近年來,韓國產業的多元發展與成功,給了我們重要啟示;但其也因此必須付出CO2排放快速增加的代價;在1990-2002年間,韓國每人CO2排放量增加了將近三倍,比起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從長期的角度來看,無論是台灣或韓國都有可能面對國際總量管制壓力,屆時倘若真的發生總量管制,且必須減量時,那麼誰來買單?這也是環保團體振振有詞,據以力爭的依據。

    無法訂出總量管制,並不表示不能因應國際總量管制壓力挑戰,就如何部長所言,「遊戲規則清楚」是廠商投資行為的重要依據。也因此,政府在決定核准新的CO2高排放產業時,單訂環評的遊戲規則是不夠的;我們認為,同時也必須讓這些廠商瞭解,倘若他日被迫減量,他們必須優先買單,無論是關舊廠也好,買配額也罷,他們要負責將那些成本內生化。

    【2005/06/25 經濟日報】
  • fuhoren
  • ■布希:京都議定書是差勁的協議

    ◎中央社倫敦四日法新電


    即將展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美國總統布希,在接受英國電視台專訪時形容,京都議定書是一項「差勁的協議」。布希此言對尋求在峰會達成氣候變遷協議的英國首相布萊爾,無疑為一大打擊和挑戰。

    布希接受英國ITV電視台訪問時表示:「我不理睬京都(議定書),是因為它會破壞美國經濟,<b>它會摧毀美國經濟</b>。對美國經濟而言,它是一項差勁的協議。」

    布希說:「如果你試圖要我說出我支持京都(議定書),我的答案是:不!」

    布希表示,許多<b>開發中國家</b>也未加入這項具有歷史意義的氣候變遷條約。

    布希承認,氣候變遷「某種程度上」為人類造成。他說:「如果燃燒石化燃料會產生溫室氣體,我們和其他國家一樣,都在使用石化燃料。」

    自二00一年上任以來,布希即強烈反對針對氣候變遷採取實際行動,儘管全球向美國施壓,希望美國改變政策,布希仍主張應對此現象更加深入研究。

    布希表示,G8峰會的部份討論,將是和中國、印度合作的必要性,探討如何與中、印分享技術。



    【2005/07/05 中央社】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