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406

為了要讓陽台的右側看起來茂盛點(左側的蓬蒿菊長得很好,近來還開了許多花),我昨晚把幾顆綠豆泡水,今天一早起床,就把它們灑到種著一叢武竹的花槽裏面,後來想想不對,這樣發芽後的綠豆,很容易被風吹得東倒西歪,長得扭扭曲曲的。一咬牙,就來個花盆大整頓,空出位置,把最右側武竹的花槽和七里香的膠盆拉過來。凝神一看,七里香早就已經枯透了,去年冬天我把它的葉子剪光,只剩下枯枝。我把七里香連根拔起,用水洗過,晾在一旁,稍後等它乾透了,我將它貼在牆壁上,這樣紙雕翠鳥的下面,就有一株七里香的枯樹。

在七里香的盆子裏,我也發現了一棵鼠麴舅,我就把它移植到種野草花的花槽裏。接著,我把武竹花槽中一顆顆原本曝露在外的綠豆,按進泥土裏面,這時我發現了本日最大的驚喜——一棵含羞草的幼苗(去年冬天隨意播灑的種籽,在今年春天看到新芽)。

我將含羞草改種在那個七里香的花盆,仔細地壓實土壤,放在多光的位置。含羞草總讓我回想起小學時代的植物觀察作業,那時也種了一棵,還自各處蒐集了許多虎尾蘭、仙人掌、落地生根之類的植物,只是有天回家,卻發現所有的植物通通不見了。我懷疑,不是母親丟棄了,就是鄰居的小孩偷走。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