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718

六天五夜,
民宿三晚,
露營兩晚,

因為一個人的帳篷很癢和悶熱,
(加上沒人可以說話)
我就從綠島回來了。

p.s.我要做一個會讓人搭便車的人。:)

(因為綠島人都給我搭便車ㄋㄟ。)

■990719

很早就鑽進帳篷裏面,因為星星看完以後,實在是沒事情可以做了。(沒租機車,不能環島)

我幾乎是被困大白沙、在露營區、國民旅舍、和朝日溫泉這幾個點。白天被赤烈的陽光困住,晚上被黑暗困住。

那天,我在臨海的溫泉池裏游泳直到日落月現,星星出來,喏,我是想到電影《永遠的愛人》(immotal beloved)裏面,少年貝多芬躺進湖水中的那段。

我游仰式,正確地說,只是躺在水裏,放鬆地浮著,看滿天的星光,我只能辨認出北斗七星。

這幾天在綠島,我看見了兩道流星。都沒想到許願這回事。

等星星都出來了,沖個澡我就鑽進帳篷裏面,很熱,身上一直冒汗,晚上又喝了很多飲料當晚餐,頻頻有尿意。盥洗室離我的帳篷有一段距離,到最後我就在離帳篷不遠的樹下解決了(嗶。違反營地規則)。

(切)

我躺在帳篷裏面,渾身發癢,以為是前晚爬進來的螞蟻作祟,查看卻不是。到底什麼東西在咬偶?是我身上被日頭曬紅曬黑的皮嗎?我不確定。(還是那些木麻黃的葉子?)當時我只下了一個結論——蛻變這回事,也許不是很痛苦,而是很癢。

遠處傳來男女嬉鬧的聲音,讓我更睡不著,他們鬧到凌晨二點多吧。終於他們夜遊也結束了。(一開始我蠻氣他們的,但,設身處地,如果我是跟一群人來這兒,一定也是這樣玩)

我扭開手電筒,翻看我帶來的日記本。不看還好,一看又落入那種傷逝的情緒。這本已經寫了好多年了,不是日記,而是傷心史。:(

然後,這樣悶熱、搔癢、難眠的晚上,當然是會想到寂寞的。


■990721

我現在一直聽《both sides now》,但我心裏沒有疑惑,水瓶座式幻/理想性的固執吧。

昨天電視播陳昇上小燕 windows 宣傳他的綠島攝影集,這次我因為想要自由,就沒帶相機。我在電視上看到幾張他拍的東西。

陳昇說,紅色是熱烈,綠色是逃逸,只有藍色可以化解這裏面的衝突。綠島是火燒島,火燒島最後卻以綠為名,被藍藍的海洋包圍著。

關於綠島的顏色,我印象深刻的是從睡美人岩附近海棚的淺海,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藍,蒼藍嗎?中國畫裏面的藍色?唔。再加一點陽光在畫裏面,或許就很接近。

從朝日溫泉涼亭看出去的海面,已經不是顏色,而是景象了。灰色的海面太陽的晶光點點閃耀。當我坐在溫泉裏面,回望暮色中的綠島,矮矮的山峰是溫和的綠,天空也漸漸懶了。

慢慢星星一顆一顆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horen 的頭像
fuhoren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