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代,(如果記憶不錯)有一度音樂課是在圖書館上的。我讀的高中,從來以五育並進著稱,游泳要游過五十公尺,音樂課要會識譜、打拍子,美術課要學國畫,工藝課……但五育的要求每下愈況,逐漸向升學主義靠攏。彼時「呆」在校刊社,有機會一睹前輩們的文采風流,但見光榮隨歷史老去,愈來愈多的嘆息聲出現在字裡行間,在我畢業後幾年,連嘆息聲也聽不見了。在圖書館上音樂課,音樂老師姓陳,他的外表總讓我想起皺著眉頭的貝多芬。時常在課餘看見他靠著黑色的大鋼琴,挑撿著黑色的音符。目不識豆芽菜的我班同學,視音樂課為畏途,彼時音樂老師最會考「打拍子」,長「噹」短「噹」地打,結果是一連串地「當」下去。

我在想,音樂老師在顫抖的高中大男生面前喊「零分」時,心中是否會浮現某種快感……

升上高二,音樂課換新老師,她「接掌」(原本社團屬性較強的)合唱團,在音樂課裡挑選各部歌手,納入「合唱校隊」培訓,我糊里糊塗地以一首《平安夜》變成團員唱男高音。敝校的招牌歌是《大江東去》(蘇軾詞.赤壁懷古)——這首歌由男聲合唱團唱來很好聽,我現在的聲音不行了,但仍然喜歡唱幾句「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下轉「人生如夢,一杯還酹江月」。

在女老師的音樂課上,音樂變得比較和藹可親了。她放《梁祝小提琴協奏曲》給我們聽,叫我們猜那奏出中國旋律的樂器是什麼?大家都往中國樂器猜(如胡琴),我還記得她臉上好笑的表情。我班同學(包括我)真是一群牛啊。

寫到這,我又想起那個嚴厲的音樂老師,他也曾在課堂上播放音樂,唯一的一首德弗札克《大提琴協奏曲》。他說那是大提琴與小提琴相戀,彼此悠迴交纏,又說現在是大提琴孤獨一人如何如何——那是我第一次聽見古典音樂裡的愛情,從此愛上了這首曲子,也愛上了古典樂。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