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山開山,聖嚴法師一手牽著我國的總統,一手牽著反對黨的黨主席,緩緩走下台階。巨幅的佛幔(上書「大悲心起」)在觀禮賓客頭頂上拂過,電視觀眾再次見識宗教行於俗世的力量。

鄰近的朱銘美術館,我曾去那邊畫「藝術長廊」。那裡的山路迂迴狹窄,山腳是農戶,山頂是墓群,陰氣甚重,很適合陽氣過盛的城市人來此靜心調息。朱銘的《人間》系列是木雕,所以擺在室內展覽。那日下午,天色暗,我與友人在抽象與具象之間的《人間》走過一遭,直覺鬼氣森森,似是山頭的鬼魂都潛來附身在眼前的木像。
穿過長廊,走向蓮塘,我問館方人員:「妳們在這裡會不會怕鬼?」

她答,一開始會。特別是《人間》那裡,下班時都會特意結伴。後來日久習慣,就不怕了。

恐懼應該是一種心理、情緒的失衡狀態,面對陌生的人、事、物、環境,自然會興起一種「怕」的情緒。待整個人的身體和心理,認知再次達到和諧,自然就不再恐懼。之前,我一個人「呆」在偏鄉的房子裡,夜裡只有蛙鳴蟲唧,月光如水,或山風鬼嘯,許多親友都問:「你不怕嗎?」彼時的我都答:「沒什麼好怕。」直到一天夜裡小偷來敲門探人,我才養了一隻狗叫咪咪。

話說回來,在電視上看到法鼓山開山,我注意的不是明星、政客,也不是僧侶,而是那些人工建築、步道,是否就此將青山紋了面?新聞說,他們引水種了許多蓮花,處處維護自然,而我想的是,人類之於自然的鑿痕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化解。

佛教戒殺茹素的傳統,很能對應自然保育的觀念(特別是動物權了)。但自然是整體的,有機的,牽一髮而動全身。看見「開山」二字,我在想,佛在何處?在法鼓山,還是那片蓊蓊鬱鬱之山?


■延伸閱讀>>
法鼓山全球資訊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horen 的頭像
fuhoren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蘇善
  • 我也對「開山」很納悶
    山自由
    何須你開
    人自在
    何須你開

    innersight needs inner eyes
  • 二
  • 推樓上這篇。

    山自在,何勞人費心開啟。
    人難渡,還煩佛說法接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