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借朋友的書來讀,讀到很多韓良露寫的旅行文學,其中《狗日子貓時間》中的某篇,她描述在英國倫敦:

我走出馬莎美食超級市場時,有人遞給我一本雜誌,我瞄了一眼封面上的名稱「Living Marxism」(生活馬克思主義)……回到家後,我一面在爐上燉煮剛買回來的法國美食布根地牛肉,一面翻閱著手上的雜誌,果然是生活馬克思主義——雜誌中會討論做為一個現代新左分子,在倫敦這樣的大都會中該如何生活?譬如說該不該投資?投資國家債券或公司股票市場,哪一項比較符合新左的倫理?」關於商品的知識,時至今日已經進入專家的領域,因此廣大而無知的消費者需要各領域的消費專家引領,例如,該如何消費(如 Taipei Walker、電腦軟硬體雜誌),甚至,消費的社會意義為何(如上述的 Living Marxism)?

在台灣,前類內容的媒體所在多有(走路人系列、壹週刊、消費者報導……),後者卻沒看到形之於大眾刊物,像 Living Marxism 那般。

在全球化的市場裡,我們如果只消費「物」,而不能消化「物」背後承載的文化、社會意義,我們很快地就會進入一個被「美帝—資本主義—跨國企業」設定好的(目標市場)消費者的位置。有一天,我們將理解手中的鈔票即選票,消費的選擇決定了個人乃至於社會、國家的生活方式和風格。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udie35
  • 很好的觀察,很有意思的問題。

    只是,不大同意「鈔票即選票」的看法。事實上,選票本來就不能決定什麼。選票有很大部分決定於鈔票。也就是說,在民主社會中,經濟力是最具決定性的,大大影響著選民的走向。

    不過,把「手中的鈔票即選票」理解為消費行為可產生極大影響力,是有些意思。單單消費可能不夠,你所提到的Living Marxism 似乎談到的主要是投資理財問題,這方面可能影響力更巨大吧。

    更有自覺的消費行為的確應該提倡。消費的文化及社會意義、消費倫理、消費行為中的道德意識等等,的確需要探討,更需要在教育中加入這些觀念。投資、理財方面,應該也一樣吧。只是,台灣好像很少人在談經濟倫理,特別是實用層面上的知識。若有看到請多分享。
  • fuhoren
  • 投資理財距離我(們)太遠,所以就從消費行為(商品選擇)做起。比如說,有環保標章之於環境保護,哪天可能出現馬克思標章,訴諸新左,或者其他更有意思、訴諸意型態、特定生活風格、五花八門的標章——相信在貨架前陷入沈思的消費者會愈來愈多,因為他(她)面對的不再只是 商標 和 價格。

    這樣的世界,好嗎?
  • judie35
  • 這樣的世界,好像也不太有趣。不過看來是有這種趨勢。

    任何事情標簽化,就簡化掉很多問題。不大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