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同事吃燒肉,喝了兩瓶生啤酒,不知道是生啤酒的酒精濃度高(同事說只有 4%),還是燒肉的催化,兩瓶生啤就讓我有點醺醺然。今天休假,本來想和友人回木柵,爬樟山寺、吃滇味廚房,但友人臨時變卦,我只好變更計劃,帶著小狗咪咪,跨上單車,來一趟「淡水—八里」半日遊。


◎菲律賓堇菜(或箭葉堇菜)

經過捷運淡水站不遠,有一處軍營,在營區旁的邊坡上看到了這種開著可愛紫色小花的堇菜。根據《台灣野花365天》(大樹出版,前陣子倒了,我手邊有幾本大樹前期出版的書,品質都很不錯),台灣野生的堇菜有十幾種,從平地到高山都有分佈。其中箭葉堇菜和菲律賓堇菜在平地、低海拔十分常見,它們型態相似,同是多年生宿根草本,花期在冬末到春季。


◎紅樹林—水筆仔

非假日的星期三,淡水老街擁擠著人潮,沿著淡水河的單車道倒是很清靜。我走入紅樹林保護區的棧道,水筆仔的胎生苗纍纍地掛在樹上,往泥灘地查看,有沒有恰好插入泥地的「水筆」——我看到不少小洞,也不知道是不是水筆留下的痕跡。


◎紅樹林—水筆仔(果實)

根據 關渡自然公園與自然保留區解說教育宣導資料庫

→水筆仔(Kandelia candel)是紅樹科常綠小喬木,生長在淡、海水交會處。樹皮灰或紅棕色。葉對生,革質,長橢圓形。夏天開花,聚繖花序,花白色。果實圓錐形,胚胎生長在樹上,長達十五至四十公分,末端如筆,故稱之為水筆仔。水筆仔從1978 年前後開始進入本區,起初僅有零星的數棵小苗,之後急速擴張,至1986年設立保留區時,已有10餘公頃的紅樹林。水筆仔由西向東往基隆河上游擴散,陸續佔據泥灘地,並取代茳茳鹹草地與蘆葦地。


◎枯樹—斑鳩

大概是時間不對,我在紅樹林保護區內只看到了一隻小白鷺、一隻鷸科鳥類、和數隻瑟縮的斑鳩。


◎關渡大橋

經過竹圍站,斜上關渡大橋,橋畔有逸出野化的鴿群在半空盤旋,飛累了,就棲在大橋的樑柱上,視野裡是浩浩湯湯的淡水河,只可惜身旁都是車陣產生的噪音和廢氣。


◎造船廠—氣象船

急急下橋,到了八里。完成不久的八里左岸單車道,規劃施工相當完善,途中經過造船廠、洗衣廠、石材廠,新建的高樓和老舊的公寓錯落其間,還有一處新聞中見過的,火災後、面目全非的汽車旅館。我不敢按下快門,唯恐拍到靈異畫面(印象中是無人傷亡啦)。


◎愛物園—裸娃石雕

一路冷風撲面,車行得有點遠了,小狗咪咪有點吃不消,我們在「愛物園」歇腳。我猜這裡的石雕、石像是鄰近的石材廠提供的,造型都很有趣,例如兩隻多啦A夢作柱腳的石椅,還有如圖的一群裸娃,在草地上擺出各種姿態,其中不乏露出小雞雞者。

中、西方對於男體、女體的態度,我總覺得大同小異。女體多半還是被包裹、被框限、被物化、異化。即使是小娃娃,也只有男性的尿尿小童,和男性的裸娃石雕。


◎八里—渡船頭

抵達八里渡船頭附近,這裡的風貌已經丕變,孔雀蛤餐廳的房舍修整得煥然一新,附近商店也整個觀光化了,賣的吃食和對岸的淡水老街差不多。我買了一張船票(成人18元,單車20元,狗免費),吃了半包蝦餅(一包五十,還蠻不錯吃),就搭上渡輪,橫渡淡江。


◎渡船頭—渡輪

在渡船頭附近工作的清潔人員,還有碼頭工人,好像都是原住民。我請碼頭上的青年工人(曬得極黑)吃蝦餅,他揮手說不用。

他逗著咪咪,咪咪依然故我地不理生人,我說:「牠很怕水。」(大概是在台東時,被海水嚇著了。)


◎渡輪—船員

在船上,我是唯一帶狗和單車的乘客。船老大說,車子只要靠邊放就好了,出人意料地方便。我和咪咪坐在前排的位子上,整艘船大約坐了九成滿。我們旁邊的空位沒人坐。

而後是一路水光,對船員而言,是日復一日的水路。

■延伸閱讀>>
關渡自然公園與自然保留區解說教育宣導資料庫
滬尾文史工作室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波
  • 「大概是時間不對,我在紅樹林保護區內只看到了一隻小白鷺、一隻鷸科鳥類、和數隻瑟縮的斑鳩。」
    這一帶是水筆仔純林,林相單調,鳥況也單調。
    「水筆仔從1978 年前後開始進入本區」
    應該是,80年代以前,此處的水筆仔被砍伐殆盡,變成農田漁塭與馬場。後來開始復育水筆仔,復育的不知道有沒有太超過了,反而失去多樣性。以往紅樹林站這一帶往內陸推都是溼地性的芒草與竹林,可以從地名外竿蓁林去推論。
  • 卡車斯基
  • 大年初一早上六點,我從台中沙鹿搭車上台北,先到國父紀念館,再搭捷運至淡水,乘渡輪至八里,這一趟玩至下午五點多才搭上統聯,回到沙鹿已近八點了。對於淡水及左岸八里的印象不錯,有空會再去走走,也許換從關渡→左岸公園→小艇餐廳→左岸劇場→十三行博物館→八里渡口→淡水渡口→老街→捷運,這樣玩回來。漁人碼頭好玩嗎?http://blog.roodo.com/sulien/archives/1063464.html
  • polanyi
  • 我不敢按下快門,唯恐拍到靈異畫面..
    這句相當好笑,哈哈~~
    現在的文字感覺較為輕鬆愉悅喔!
  • fuhoren
  • 感謝波的知識分享。我原先以為水筆仔在那裡已經很久了。人類對自然的干預,後果真是難以逆料啊。

    卡車,漁人碼頭有長長的河(海)堤和漁港風情,我喜歡在這裡望向八里,可以看到遠遠一波一波的海浪拍向陸地。到了傍晚,暮色之中,河上的漁火,岸上的燈火相映,景色也很動人。

    polanyi,現場真地蠻駭人的,偌大的建築,就那樣焦黑地荒廢著、等待著。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