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
Thu Feb 25 04:15:35 1999

你隨我採集秋後的果實,
卻因為貪看楓紅而落空。

我的足跡後面踵著你的腳印,
它們輕靈地如草地上的麻雀,每當我回頭
就雀躍。

偶爾你越過我前去攀折那飛揚的芒桿,
這影子便像美麗的一團雲朵籠罩著我,
我沐浴在你的笑聲裏,一個個的音符,
如小溪。


《出海》
Thu Oct 29 10:20:17 1998

你在上游
洗著一條雪白的毛巾
流浪到手中的
瓶中信告訴我
它從不髒,只是為了洗去思念乾成的鹽

我在下游
看不到你地凝視著
時間太久,
海風吹走我的綠帽子
一排冷清的木麻黃

旋了旋,就出海。



《失去疼痛之後》
Mon Oct 12 11:24:36 1998

一早就到附近的牙醫診所,我第一個。

醫師敲了敲幾顆牙齒,問我是第幾顆,接著護士小姐為我的下邊第六顆牙(臼齒)照了一張 X 光片。

我戴上深度近視眼鏡,看著他手上一張小小的膠片。我的疼痛在正中央,沒有姿勢。

他詳細地解釋著,你這段過往的愛情,因為結束時沒有處理好,所以演變成慢性的傷口。最好現在馬上處理,否則發炎化膿的地方擴大,會傷害到旁邊的牙齒。

他操作著,注射麻藥,準備拔去我的臼齒,他說,因為裏面已經化膿了,所以麻藥的效力可能比較低。又說牙已經拔掉了,咬著紗布至少一個小時。

一個小時之後,麻藥的效力未退,我腫著臉頰。剛剛我朝著馬桶嘔吐著一陣膿血,不知道怎地,我想到「搶救雷恩大兵」——血的氣味腥臭異常。

失去疼痛之後,鏡中的我缺了一顆牙,看起來很滑稽。我想不必再假裝自己很完整了。鬆了一口氣。

呼。


《遺體》
Mon May 28 01:51:19 2001



當我成為一張照片
我會痴痴地凝望
天空中飄去的木棉花



試想眼淚不再裹著我
也沒有沈重的思念



眼神將比白紙還輕盈


《小孩》
Mon Jul 26 23:51:25 1999
 
脫皮的日子在尖銳的河床上
空手可以盛血及一尾放縱的魚
那是一條裝滿委屈的河
無敵鐵金鋼止住我流血而死
也拯救了青蛙
三年級暑假結束前以淚捏造的每天
粉紅色的作業本裡代糖的日記
老師你看了沒。


《自助旅行》
Tue Jul 27 18:56:22 1999



空無一人的廣場
東角到西角 → 翻滾
請低頭俯視我
狼狽不堪的衣著



空無一人的信紙
頁首到頁尾 → 翻滾
請低頭俯視我
狼狽不堪的衣著



《紙》
Tue Jun 22 14:53:00 1999

脫落自背脊的翅
無調音樂和今天下午
打開成疊的一張昨天,
無數種籽塵封在頁十七
炭筆行經地圖上的忠孝東路
過程燒成灰燼,某人站在邊緣警告

夢裏不宜再睡眠



《送孟浩然之廣陵》
Fri Jul 2 13:57:49 1999

也不確定該說什麼道別語
你已經坐在離開的船上,
大帆吃風,駛得好快
遠遠地看不見了
我想我應該向自己說什麼道別語
你離開我也離開了你
誰說待在原地的就不會有變化
江面起波,遠遠地
我也看不見自己



《湖》
Fri Jul 2 02:15:45 1999

一顆石子,
跳了跳,沈進來。
 
我聽見,三朵水花的童音。
 
除了成年的柳樹,我看到你,
坐了坐,
腳ㄚ搖水,淚眼婆娑。沈進來。
 
已經很多年,很多年,
每天每天都一樣,
腳ㄚ搖水,淚眼婆娑。沈進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