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體已經過熟
情感已經冷卻
坐在靠窗鈄月的位子上
也不曾注意幽靈
孤獨地走進巷裡
而面對面
視線彷彿蒼蠅
輕挑今夜的排餐
又穿人而去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