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秋雲/台中縣報導

罹患膽道閉鎖的台中縣大雅鄉四歲楊姓女童,昨天由父母陪同到鄉立橫山托兒所辦理新生報到,遭所方以「家長意見調查結果有九成家長反對」為由,拒絕她入學。女童的家長下午到縣政府社會局陳情,控訴托兒所的作法是欺凌弱勢,他無法接受。台中縣社會局長王秀燕表示,所方的作法的確讓楊姓家長很難堪。但她仍建議,應考慮讓孩子到有專業訓練保育員的園、所上課,才能受到更多保護。但楊姓女童的父親表示,醫師診斷他女兒沒有立即危險,他仍想讓女兒過正常的生活,享有合理受教育的權益

楊姓女童罹患膽道閉鎖,出生不到四個月即實施「葛西手術」,當時醫師指女童可能只能活到兩歲。但在家人細心照顧下,女童現在已四歲。

楊姓女童家長為就醫方便,四月間從台中縣后里鄉搬到大雅鄉。本月初申請就托鄉立橫山托兒所,並檢附醫師診斷證明。因醫師診斷書上寫明「不可激烈運動及避免撞擊」,鄉公所擔心照顧上發生意外,上周辦理新生入學登記時,首度表明拒收。

楊姓女童父親表示,他們向兒童肝膽疾病防治基金會求助,經基金會協調,雙方同意在家長全程伴讀,及享有學雜費全免等條件下,讓女童就讀。並希望再取得醫師診斷書,證明楊姓女童可以過團體生活,事情原本可圓滿解決。

不料昨天女童到托兒所辦理入學時,所方卻拿出一份家長的意見調查表,表示有超過九成的學童家長反對和楊姓女童同班,並表示不想讓「玻璃娃娃」事件重演,令女童父母親都感到無奈:難道罹病孩子就不能接受公平的對待。

所方指出,上次雙方協調時,曾請家長簽切結書,同意萬一女童在所內發生不可抗力情況下受傷,家長不可以此控告其他幼童或保育人員。但楊姓女童家長表示,因不清楚切結書內容,所以才不簽。雙方各持己見。

大雅鄉長吳顯森表示,上周兒童肝膽疾病防治基金會介入協調,不料部分媒體報導此事時,學童父母親對媒體完全不提公所的善意,只凸顯托兒所拒收,令公所覺得對方毫無誠心。

吳顯森指出,他家中也有特殊體質兒童,可以理解楊姓家長的處境,但橫山托兒所只是一般托育場所,沒有特殊教育編制,為避免意外,還是建議轉到有特殊師資的園所較恰當。社會局也同意介入溝通,尋求女童最好的入所方案。

新聞辭典》膽道閉鎖易骨折

膽道連接肝臟與十二指腸,運送膽汁至腸子消化食物,膽道閉鎖即膽道不通。因新生兒患肝炎與膽道閉鎖症狀相似,都會出現黃疸、肝功能異常,形成原因不明。

膽道閉鎖兒生長遲緩,腹圍粗大、骨骼發育差,無法吸收脂肪,嬰幼兒時要喝特殊奶粉。如出現黃疸狀況,須注意是否併發急性肝炎。

醫界指出,少數膽道閉鎖小孩合併肝硬化,導致肝功能異常,較易因凝血功能不佳有出血傾向,另因營養狀況不良,鈣質吸收不足,骨折機率較高,應減少激烈碰撞,但正常上課沒問題。

【2006/08/15 聯合報】 @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horen 的頭像
fuhoren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uhoren
  • 我覺得台灣教育問題的癥結,在於追求的是「效率」,而價值很單一,學習的目標是「文憑」,是如何在資本主義社會生存。在追求效率的過程中,許多學習的弱勢,被輕易地放棄了。

    即使是讀教科書,也可以窺見,清末民初,那個新國家誕生的時刻,許多知識份子在思考國家的走向,反省外來文化的影響,但目前的我們,幾乎是「久而不聞其臭」,不再思辨,也喪失了抵抗的能力。(我們的知識份子,早就全球化——或者說,美國化了。)

    我們已經投入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的西方資本主義文化內,可惜我們還未發展出多元價值,不能像老大哥美國,還能開出一些異形奇花。我們只能將自己磨鍊得更銳利凶狠,共赴那場零合的生存競爭,我們是農場裡大量被飼養的牲畜,彼此擁擠著。
  • fuhoren
  • 只剩10元、房租付不出 母女牽手上吊

    ◎記者牛慶福、沈旭凱、饒磐安/台北縣報導

    「…明天是繳房租的日子也不知怎麼辦,桌上放了僅有的十元…」台北縣永和市婦人慕美順不堪貧病交迫,昨天凌晨寫下遺書,牽著十三歲女兒王釗雯的手,在家中上吊自殺,同赴黃泉。至於是母親先將女兒吊死後自殺,或是母女倆約好一起上吊,有待檢警查明。

    四十九歲的慕美順攜女自殺,全部積蓄僅僅只剩十塊錢硬幣。她遺書中向老母親姜斗善交代一些瑣事,如健保、停學、電話費等,另表示可用租屋押金三萬元為她們料理後事;她的困苦處境,令聞者鼻酸。

    檢警昨天下午在台北縣立殯儀館相驗慕美順母女遺體,慕美順的七十四歲母親姜斗善,白髮人送黑髮人;看到女兒和孫女冰冷的遺體,傷心欲絕地癱軟難行,頻頻拿下眼鏡拭淚。

    慕美順八年前與小她十歲的先生結婚,生活原本美滿,但兩年前丈夫發生外遇,兩人離婚,慕美順帶著女兒與老母相依為命,生活陷入困境,沒想到走絕路。

    原籍韓國、丈夫早逝,不太會講國語的姜斗善向警方表示,女兒慕美順離婚後只做一些簡單的工作,收入有限,近來積蓄快要花光了,女兒心情很不好,加上女兒曾因病割除甲狀腺,又患憂鬱症;她一直擔心女兒會想不開,堅持跟她們母女睡在一起。昨天上午近九時,她起床時發現母女沒有睡在旁邊,以為她們外出;她到屋外逛一圈回來,到隔壁孫女書房察看,才發現慕美順母女各自以尼龍繩綁在窗架上,另一端套上脖子上吊自殺。

    慕美順租房子月租一萬五千元,房東少收兩千元,但最近一個月欠繳。

    王釗雯今年要升永和國中二年級。她們母女自殺引起學校震撼,因為她家從來沒向學校申請營養午餐及仁愛基金補助,師長看不出她家經濟出了問題。

    台北縣教育局特殊教育課長黃靜怡表示,王釗雯在學校表現正常,她們母女的死亡出乎意料。校方家長會昨天先捐贈兩萬元慰問家屬,學校仁愛基金另要撥三萬元協助家屬辦後事。

    社會局社會工作課長黃淑惠指出,慕美順並非低收入戶,也沒有其他福利補助;社會局已經與慕美順的妹妹聯絡上,對方表明她們手足會照料母親姜斗善,社工會持續與家屬保持聯繫,提供必要協助。

    【2006/08/16 聯合報】
  • 波
  • "所方指出,上次雙方協調時,曾請家長簽切結書,同意萬一女童在所內發生不可抗力情況下受傷,家長不可以此控告其他幼童或保育人員。但楊姓女童家長表示,因不清楚切結書內容,所以才不簽。雙方各持己見。
    大雅鄉長吳顯森表示,上周兒童肝膽疾病防治基金會介入協調,不料部分媒體報導此事時,學童父母親對媒體完全不提公所的善意,只凸顯托兒所拒收,令公所覺得對方毫無誠心。"

    我覺得這位家長反應過度。托兒所需要再教育,這位家長也應該再教育。如果這位家長的防衛心這麼大,他的小孩永遠不能像一般人一樣,快快樂樂長大。
    而且我覺得當天媒體報導也有偏頗。類比玻璃娃娃案的時候,個案還是應該要以個案處理。現在全台灣的人都以為膽管弊鎖有多危險。
    切結書這種東西,我們一般人小時候也簽很多不是嗎。
    如果今天家長與托兒所認真了解這個病症,在照護小孩上有共識,簽不簽文件也就不重要了。今天小孩家長的態度,讓我覺得,以後萬一出事,托兒所必定被指責。
    別忘了,相對於這個案例,愛滋小孩、玻璃娃娃、智能障礙、學習障礙、過動兒的上學問題有都有很多很多,如果因為小孩"有問題"就鬧成這樣,其他個案怎麼辦?這件事根本就是小題大作。最應該檢討的,我覺得是這名家長。如果家長能冷靜處理,當然可以導正托兒所的誤解與偏見。
    想到我之前帶夏令營帶到一位蠶豆症小朋友,我就到處找資料,離營地最近的專門醫院地址電話都抄好,行車時間計算好,發病病徵也先行了解。後來小朋友還不是快快樂樂在沒有家長陪伴的狀況下,在山林裡面玩了三天(還欺負我)。罕見疾病一點都不可怕,怕的是誤解與污名化。剛好這個案例兩個都做到了。

    應該問一下酒窩小弟的感想說....
  • fuhoren
  • 單就媒體報導,很難去了解一個人的「態度」。只能讀見什麼人做了什麼事。

    這則新聞中,托兒所的處理方式,令我反感,因為它是一種以理性、民主為名的集體壓迫。它很有效率地排除另類、弱勢。

    媒體的失真是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