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它駛入記憶曲徑的鄉道
渾身淋雨,我的胸口依然蒼白
當它靠在終點,復又向來處離開
我的胸口不禁起伏,

秋天到了。
創作者介紹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uhoren
  • 文學是很難的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