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是我的休假日,偕友二人一狗騎著機車往面天山去。

雖然是藍色的星期一,二子坪遊憩區仍有不少的遊客,但人潮到此為止,接下來往面天山、向天池的步道上,只有零星的山友,甚至都是單獨登山的。

今天(8/25)的路線:

(機車)淡水鎮北6→北新路→巴拉卡公路→二子坪入口停車場
(步行)二子坪步道→二子坪遊憩區→面天山→向天山→向天湖→二子坪
(機車)巴拉卡公路→北新路→北6→行忠堂→北8→北新路→淡水


#1:黃花鼠尾草(唇形科),別名台灣日紫參,一年生草本,花期 9~11月。提早在八月底就開花了。攝於二子坪步道。

花各有時,夏日在二子坪步道可以看到很多水鴨腳秋海棠的花,沿著潮濕的山壁,一路漸層的粉白到粉紅。黃花鼠尾草提早開了,幾株濃黃點綴在日照較多的林間隙地上。


#2:倒地蜈蚣(玄參科),一年生匍匐性草木。攝於二子坪步道。

倒地誤蚣是一種藥用植物,花市裡還有斑葉的品種。我曾經賣(不是買)過這種植物,但是乏人問津,光是名字,就比不上那些來自歐洲的香草植物了。


#3:倒地蜈蚣(玄參科)&弄蝶的一種(待查)。攝於二子坪步道。

此時是倒地蜈蚣的盛花期,從二子坪到面天山,沿路都可以看到它們紫色的芳蹤。


#4:面天山頂的導航用反射板。

很久沒爬郊山了,盛夏的日照下,一步一步踩上石階,讓人滿頭汗,一身喘。好不容易登上山頂,發現觀景台上已經有遊客了。三個偕伴登山的中年男子,和一家四口的父母小男孩。


#5:自面天山頂俯瞰社子島、北投附近。

他們聚在一起,指點風物,話題大多不離房地產。往三芝方向,立在山中幾棟靈骨塔,像是死亡的地標。

有人說:「老了以後就住在那裡。」「待會兒來喝茶吧。」「再晚就沒茶喝了。」


#6:向天山、觀音山

今天的「天氣」不佳,來時從山下望山頂,大屯連峰是霧濛濛的;此刻登上面天山,從山頂往下看,遠山近城,也是灰茫茫的一片。身在山中,附近的視野反倒明朗,我從背包裡取出同事贈送的海苔煎餅,搭配白開水和曠野清風,和友人、小狗一同分食。


#7:淡水、八里之間的河面渡輪

想起以前在飛機上,透過小小的機窗,大地變成地圖。在山上,特別是這樣臨近城市的郊山,歷歷在目的城市街景,沈鬱的大樓建物邊緣,細小的車輛頂著發亮的擋風玻璃在公路上緩緩行進,看不到人(也許是眼鏡的度數不夠),人在地圖上消失了。


#8::淡水河出海口

風景無聲,城市無聲,海岸線無聲……我想到「遠離塵囂」這句話,「塵」和「囂」是山底下的世界,面天山上,只有兩個嬉笑玩鬧的小男孩。那母親說:「吃吃東西,休息一下,我們就下山啦。」


#9:淡海新市鎮

試著找自己在淡水的住處,它離河邊不遠。


#10:淺水灣、三芝

然後沿著公路,搜尋自己過去淡水、三芝往返巡堂的日子。


#11:鞍部回望面天山

我們就比那家人先走一步了,下到鞍部,爬上向天山,又往向天池去。


#12:向天山的芒草叢。

白開水喝完了,我拔了一小截芒草心來啃。可以嚼出甘味,但是沒什麼水份。


#13:步道旁的綠蔭(我喜歡樹蔭)。

迴過向天山,是山陰處的步道,石階變得潮濕,地面上鋪著松針腐葉,老樹上附滿山蘇、石葦。


#14:向天池往二子坪的步道中途。

我們匆匆走過向天池(第三度來此,對這個枯池已經沒有觀察的興趣了),在林蔭下稍作休息,就踏上歸途。口很渴,希望趕上販賣部打烊的時間(下午五點)。


#15:步道旁的松樹。

一路上見到可觀的花草樹木,還是會想停下來拍。


#16:枯萎的申跋(天南星科)。


#17:姑婆芋的紅色漿果(天南星科)。


#18:台灣沙欏(沙欏科),老葉下垂,形成樹裙。攝於二子坪步道。


#19:二子坪遊憩區旁的道路工程(台灣真奇妙,到哪裡都在開路…)。


#20:二子坪入口停車場旁的開路紀念碑(建於民國41年)。


#21:停車場內草坪的某種莓(薔薇科),果實的體型較常見的蛇莓大。

終於在打烊之前,回到停車場。喝過水後,我們就準備回家了。我在停車場邊的「安全島」上看到二顆紅色的莓果,採了一顆試吃,甜美多汁,不像平常草地上的蛇莓。一群流浪狗走過來,在草坡上聞聞嗅嗅,會不會是牠們施的肥呢?



■延伸閱讀>>
1.台灣山菊.二子坪.向天池
2.陽明山二子坪步道.春花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