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蘇紹連著《驚心散文詩》(爾雅出版社,民國79年7月20日初版)

【七尺布】

母親只買回了七尺布,我悔恨得很,為什麼不敢自己去買。
我說:「媽,七尺是不夠的,要八尺才夠做。」
母親說:「以前做七尺都夠,難道你長高了嗎?」
我一句話也不回答, 使母親自覺地矮了下去。

母親仍按照舊尺碼在布上畫了一個我,然後用剪刀慢慢地剪,我慢慢地哭,啊!把我剪破,把我剪開,再用針線縫我,補我,……使我成人。

一九七五.三.十二


【複印機】

妻平躺了下來,我沾著生活的油墨滾上去。第二天早晨,我在妻的身子下發現床單上竟複印出我肢瘦胸陷的體形,我問妻:「你會是一具終生複印我的複印機嗎?」妻啞然而泣。

我夜夜的複印下,那困苦生活中的體形竟不斷地在床上呈無限的重疊,並且起皺又扭曲,最後,坐起來的那體形啊,乃舒伸成很老很老的我。

一九七五.九.二十四





※後記

在「有河」的架子上翻到了這本詩集,我喜歡讀詩人年輕的時候寫的詩(非單指蘇紹連),像是一種錯覺(?),可以從中讀到生命上游,不溫暖但比較清冽,或者瘋狂卻真實的部份。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