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傍晚一個人逛建國假日花市。光線很好的傍晚,我先在信義路上的一家牛肉麵店吃了晚餐,再漫步到花市。

通常我都走郵局過去的人行穿越道,而不是信義路的十字路口。這裡的綠燈秒數較長,不必匆忙,從花市的中段進入,也可以避開南端入口賣寵物、吃食的攤販。

前面有人提到養寵物,我很喜歡動物,卻不敢養牠們。看到人把幾隻小貓、小狗,塞在箱子裡待價而沽,我想到的不是牠們的長相多可愛,而是報章雜誌上刊載的悲慘故事。今天在花市裏面看到狗狗領養的招牌,幾個大籠子裡卻是十幾隻安靜的貓,看起來都很大了。

我慢慢地一路向北端逛過去,人並不算太擁擠,特別是接近北邊,人群竟顯得有點疏落。立法委員宣傳車傳出的噪音,取代了花市播放的流行樂,人和花草樹木卻如往常。這些攤販裡,我只記得一個看起來很粗壯、嗓門很大的小女孩,這次看見她時,她正閑閑地灑水。

我並不喜歡她攤子上的草花,我卻喜歡她和花草站在一起的模樣。她似乎就是站在花田的土壤上長大的小孩,即使在喧鬧的市場裡,還能聽見她的聲音。

我買了一盆名字叫「懸崖菊」的植物,它種在磚色圓盆裡,開著可愛的小黃花。我在翻自日本的園藝雜誌裡讀過它的名字,攤位的老闆說它是多年生的,可是我懷疑喜歡冷涼的懸崖菊在平地可能長得不好。我沒考慮太多,就買了。花的價錢,比起一個便當,或者一客牛排,不論如何,都便宜太多。而且我太喜歡它的名字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