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走出誠品新竹店,已經是薄暮的五點鐘。我的腳踏車放在東門護城河的草坪上,和燈柱綁在一起。

這是週休二日的星期六,東門圓環附近人車擁擠異常,誠品附近更是停滿了機車。我站在河畔,俯瞰碧波中洄游的錦鯉,不經意瞥見橋下載浮載沈的垃圾,多半是飲料的罐子。

四周是一片鬧哄哄的,屬於假日的,新竹市的聲音。因為這條通往圓環的路經常形成交通的瓶頸,空氣中浮動著失去耐性的喇叭聲。

我假裝自己失去聽覺,索性就放下背包,坐在燈柱附近,水泥砌成的椅子上隨意瀏覽。

河的對岸,二個穿著制服的女中學生同坐在一起。兩個少女凝望著河面,忽略了我這雙窺視的眼睛。一群少男少女鬧笑著經過她們,幾個小孩又買來飼料在橋邊餵魚,這城市的人與車,總是同時在說話,或者發出聲音。

左邊的,那個短髮的女生突然笑了笑,抬起頭,輕拍了右邊女生的肩膀。在那女孩回頭的時候,短髮的女生點了點自己的鼻頭,雙手圈出一顆心,又指向對方。

右邊的女生似乎很驚訝的樣子,後來卻微笑了,點點頭。接下來的手勢太過繁複,我就看不懂。

誰曉得她們是在說話,還是在唱歌?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