闊別幾年(三、五年有罷)的誠品新竹店,搬回新竹後兩個月,今天終於去看它。我像個外地人,穿過火車站的地下道,那裡仍然有匍匐的乞丐,但想必已經不是學生時代的那位。

站在路口這端,望向彼端,城市的面貌變化不大,我還是曾與家人來逛過這裡的百貨公司,我知道一家算是老字號的古今集成書店已經倒了,巷口仍然是肯德基,我走進小路,路邊仍然是噴香的小吃攤和違停的機車。

書店臨著護城河,因為腳傷,我沒有分心去探望水面上的燈光、魚群、鴨子(如果還在),掠過 ipod 和 swatch,走進地下一樓的書店,那些書架、cube,竟然和記憶中無甚差別。該高興,還是憂心呢。

逆時鐘地巡過新書,記下想買的,就繼續往前走,一樓逛完,再下一樓,可以看到書區作了調整,語言書區擴大了,詩區縮小了,可惜環形的中央區域,變成雜匯。椅子變多了,非假日的週二晚上,仍然有許多人走進書店。

從書架上取下一本書,拿在手上,體會到它的重量,那種形而上與形而下的負荷,剎那間我想到網路書店宅配到府的便利,又想到實體書店的未來,我還是帶走了它。君をのせて。

今天我的背包裡裝了:
《壞人到底在想什麼?》
《時間迴旋》
《藝術家410》
《繪本設計》
《符號與象徵》

好像重回學生時代。



後記(090709):

決定要買某本書後,我會在疊起的書堆中,挑個二、三本,甚至三、四本,除了看是否有缺損頁外,也在意裝訂是否密實,有無污垢。我會很誇張地把書拿起來,左右端詳,彷彿在檢視一顆鑽石。我讀書一向隨便,廁中床上都會閱讀,也會捲頁以待下回,所以書很容易就留下「閱讀的罪證」。在書店中的這種挑剔,其實是不必要的。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