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
在房間的角落

一盞燈
在山路的盡頭

我們兩人
互無消息,
已經多少日子了?

紙上的月光
峽谷裡的月光
竟己全部傾入
聲音的海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