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代買了第一台(傳統)單眼相機,彼時除了跟同學到九份、金瓜石之類的地方拍照外,還有就是自己的獨自練習,我都是到木柵動物園拍動物。動物無言,面對鏡頭大概也不會感到尷尬,我就去了許多次。

10070330.jpg
#1:這次回到久違的「新竹市立動物園」,特別有親切感,因為高中時代,常被這裡的大型貓科動物(老處或獅子)的吼聲叫醒。我發現很多動物都不見了,紅毛猩猩住進獅子的欄舍,鄰居是孟加拉虎。炎炎夏日下,這位「森林中的老人」還可以午睡得如此愜意。

10070329.jpg
#2:老虎在綠波盪漾的水池裡戲水。

10070328.jpg
#3:上岸幾分鐘,又跳入池子,二隻都玩得很開心。

10070327.jpg
#4:鴯鶓在觸手可及的欄杆裡頭,這裡的特色是人和動物的距離很近。在動物園的設計中,「距離」是很微妙的因素,它不能過近,造成動物的緊迫,又不能過遠,讓遊客無法觀察。有些動物可以「容忍」人類靠近,有些動物又不行。

10070326.jpg
#5:住在鴯鶓對面的公鴕鳥,站在高處,一副威風凛凛的模樣。不過,原本在草面上馳騁的鴕鳥,這裡的地形好像太陡峭了。

10070325.jpg
#6:鵝是聒噪的一群,看到人類會湊過來,得小心被啄。

10070324.jpg
#7:黃魚梟站在一頭水泥塑造的大象象牙上。牠是這裡比較可憐的動物,住在傳統狹小的鐵絲網籠子裡。

10070323.jpg
#8:金剛鸚鵡,一樣住在籠子裡,但是比黃魚梟的大些。

10070322.jpg
#9:公孔雀,這裡的孔雀族群數量不少,遊客可以走進大鳥籠中就近觀察,珠雞、雞、孔雀等雞形目的鳥類。

10070321.jpg
#10:可憐的鵜鶘「二鳥組」,面無表情地在一個歷史悠久的半圓形大籠子裡划水。感覺像已經划了二、三十年了。

10070320.jpg
#11:籠子之暗對照鳥羽之白,籠中歲月沈靜得可怕。

10070319.jpg
#12:門口附近的紅鶴,棲息在露天、綠意盎然的水池裡,環境比鵜鶘好多了。

10070318.jpg
#13:與鹿同居的某種鴿子,新竹市立動物園的另一項特色,就是會讓不同物種「同居」,例如這裡的鴿子和梅花鹿。

10070317.jpg
#14:和木柵動物園一樣,這裡也有超級大鳥籠,遊客穿過關卡走進鳥籠,可以看到動物園裡最幸福的鳥類,還有山羌。

10070316.jpg
#15:籠子裡的烏龜(柴棺龜?),數量很驚人。

10070315.jpg
#16:和馬住在一起的某種陸龜。

10070314.jpg
#17:鬣蜥,天氣太熱,又斷了爪子,看起來百無聊賴。

10070313.jpg
#18:鱷魚住在頗自然的人工池裡,周遭是綠樹和長草,散發出一種野性的危險感。

10070312.jpg
#19:不懷好意地窺視著俯瞰的遊客:「快掉下來吧。」

10070311.jpg
#20:乍看之下,好像在荒野遇見牠們。成功的設計。

10070310.jpg
#21:圖中的梅花鹿和遊客之間沒有柵欄,也沒有玻璃,牠就在幾公尺外的我面前停下來喝水(只是水看起來不太乾淨)。人類和大自然裡的動物之間,應該有一種遺傳在 DNA 裡的、共生共存的情感,只是帝國主義以後,以「動物園」這種(畸型的)形式表現出來。我才按下快門不久,就有一個小孩,脫離父母的控制,對這頭母鹿展現出人類狩獵的本能。

10070309.jpg
#22:鹿群和雞,一起分享胡蘿蔔大餐,食物只有一種,看起來有點寒酸。也不確定胡蘿蔔對牠們而言,是否為「大餐」。

10070308.jpg
#23:白馬,一匹。

10070307.jpg
#24:大羚羊,在木柵動物園繁殖成群,這裡也只有一匹。

10070306.jpg
#25:籠子裡(外)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10070305.jpg
#26:新建的涼亭,似無蔽蔭效果。

10070304.jpg
#27:日據時代留下來的籠舍。

10070303.jpg
#28:引人思古悠情的抱魚小孩和卡通鴨……

10070302.jpg
#29:缺角的門柱,壁飾及動物雕塑的造形頗具巴洛克風格。

10070301.jpg
#30:遊客在壁畫上留下一滴眼淚。

創作者介紹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