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澈

在立志以文化為自己顯影發聲的大都市
馬路巷弄交織的蛛網下面
地鐵捷運三個出口的交匯處,他無從選擇
爭得自己的一席位子,在適當的高度
他坐得穩定,背景是卡門與雲門舞劇宣傳布景

他雙手緩緩張開,逐漸遮住背後的布幕
兩邊的樓梯與電動梯也向外張開
路上成排的路樹都想要走進來
聲音慢慢張開來,我向後退了一下
彷彿海浪鼓起來,貝殼張開扇面

風帆張開,浪潮條條而來
我看見張開至兩極的地殼裡面
層層的岩漿與礦脈,煤層與黃金
從他想要拉開自己的胸膛裡面
從一排排肋骨下面,有肺葉和風箱

那聲音從他雙手之間拉了出來,又合回去時
他低首,把盲瞳翻白又閉上
回到母親懷抱他時
與他自己懷抱嬰兒時的記憶裡
一時寂靜,手風琴已如收斂翅膀的黑天鵝

再緩緩張開羽翼,從孔雀張尾而鳳凰比翼
手風琴在他手中,猶如懷抱江山大海
海浪皺褶推擠成綿延的山脈
從我的故鄉一直奏過來,那首〈望春風〉民謠
到他的故鄉時,是一首〈補破網〉



【2011/01/11 聯合報】@ http://udn.com/





※這首詩的想像開闊又動人,回顧自己的詩摘,已經連摘了詹澈的幾首作品。人到中年,「故鄉」或「根源」成為主題,或者,這是人生路上種種追尋,最後都將回歸的目的。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