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1205.jpg
#1:這個作品的發想是「夸父追日、化為鄧林」,它的「實用」是作為一種盆器,我在它的軀幹底部有打洞,可以排水。

夸父的故事見《山海經》【海外北經】——

夸父與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飲,飲于河、渭。
河、渭不足,北飲大澤。
未至,道渴而死。
棄其杖,化為鄧林。

11031301.jpg
#2:《夸父》追日,失敗了。

可能是因為窯中溫度高,左腳的部份變形,即使在入窯前,有用土片支撐,結果還是垮下來了。參照上圖。

原先的動勢已經失衡,所以看起來怪怪的。雖然可以勉強解釋成:夸父真地累垮了,拖足而行……

11031204.jpg
#3:這個角度,拖足比較不明顯。

當初的構想,是結合人體,和意象化的、山水畫中的岩石山峰——夸父逐日,他是一個巨人,奔跑在群山之間,但「未至,道渴而死」,上半身傾頹了,風化了,長出綠樹。

11031203.jpg
#4:山的部份,是用土板去刻劃,因為數量多,在課堂上愈雕愈不經心,呈現出來的線條,有的不成熟、略顯幼稚。但我認為塗上氧化鐵、燒出來的整體效果還是不錯。

11031202.jpg
#5:基底的部份可以再擴大一些,現在是略顯擁擠。

11031201.jpg
#6:釉的部份出乎意料,我在夸父身上塗的釉和《或者雲—渺然》相同,卻呈現出金黃的點狀釉色。我原先的構想是黃色的夸父,暗紅色的山。最後的結果卻是二者同一色系。「山」的刻劃雖淺,一些滴釉的部份,還是可以看出線條。

陶藝班的同學說,喜歡這裡的釉色,但這完全是意外的結果。


P.S. 尺寸 20.5 cm X 8 cm X 12 cm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