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新新聞 2012/01/12)

堂堂領導人成了「恐懼販子」

長期以來,在政治傾向上我都是偏藍的改革派,但經過國民黨執政四年,我的失望愈來愈大。因此這次大選我挺蔡不挺馬,我有一段變化心路歷程,可以提供給台灣的知識分子們參考。我相信馬再執政四年,兩岸的形勢不會變得更穩定,台灣內部可能更糟。

四年前,台灣選民以五八‧四五%對四一‧五五%的山崩式比數將馬送上大位,他自己有如此的「天命」(Mandate),又有四分之三立法院相對多數,如果他有信念、有個性,絕對可以為台灣的政治改革和經濟發展打開新局。特別是二十一世紀的此刻,全世界都已知道轉型的重要,台灣也一定展開了轉型的偉業。


缺乏核心價值的領導人

問題在於馬的確不是個對社會有深切關懷、對知識有博雅認知的領導人。他祇是懂得在既有結構中鑽縫隙搞點小權謀的普通靈巧型政治人物。他缺乏一個政治領導人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於是我們看到了一個自己缺乏核心價值的領導人的困境。

他由於缺乏核心價值,當然對事務就不可能有自主的判斷標準,在過去四年裡,早期的二線總統論、八八風災救得亂七八糟,再到國光石化喊停、恐龍法官提名為大法官,再到他最先反對老農年金最後卻又大幅加碼這些事件,已可看出他自己缺乏核心價值判斷準則,因而擺來擺去的風向雞特性。人們認為他看報治國,這其實沒有誣賴。我寫過文章對他動輒把「社會觀感」掛在嘴上不以為然,一個沒有自己觀感的人,由於缺乏了判斷是非對錯的良心準則,祇得動輒看報紙怎麼評論,這個國家怎麼可能出現好的領導方向?

近年來台灣有許多重大政策,我都不能同意。

就以九二共識而言,任何人都知道北京說的九二共識和馬團隊說的九二共識完全不一樣,因此馬用九二共識來嚇唬台灣人民,乃是一種非常不道德也不應該的態度。馬政府有個伎倆,那就是用中共來嚇台灣人,用台獨來嚇北京,他就可以撿到便宜。但據我所知,北京對此已有了警覺。如果蔡英文當選,北京真的會對台灣怎麼樣?我敢肯定地說北京會有點頭痛,但肯定不會怎麼樣。北京已有心理準備來和民進黨政府重建關係,重新爭取台灣的民心認同。馬團隊用北京嚇台灣人民,這也是在挑撥北京和台灣人民那不存在的仇恨。我不相信,台灣老百姓也不要相信。


無能更甚於貪腐

再以ECFA為例,我從頭就反對,還被打手政客委員指名謾罵。我不反對兩岸的經貿交往,但兩岸經貿交往的同時,台灣本身一定要有自主的產業政策。

就以南韓為例,它和大陸貿易已達兩千兩百億美元,韓國如果鬆一點,五千億美元也不是問題。但韓國理解到自主策略的重要,因而在李明博任上遂全力產業升級,三星、現代和起亞汽車等都已成了世界頂級企業。但與李明博同時上任的馬政府在自主發展上毫無成績,台灣過度仰賴大陸市場,已擴大台灣的空洞化,就業條件、工作機會加速減少。馬政府的經貿數字是以台灣人民利益的損失為條件。

台灣需要經繼濟的轉型變化,但根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諾斯(Douglass North)的說法,轉型變化需要極強的「意向性」(Intentionality),那是一種高度的知識整合與企圖心,馬政府在這方面可算零分。馬政府如果再連任四年,目前的情況祇會更加惡化。前兩年高希均教授寫過一篇文章〈無能更甚於貪腐〉,今日思之,覺得他真有遠見,無虧遠見雜誌之名。

而可能更糟糕的乃是馬政府的政治心態。

馬政府因扁案而起家,他其實在就職後就應該忘掉扁案,全力向前走。祇是扁案是個太好的提款機,因此一到自己的權力出現危機,把扁案當提款機的想法又告出現。這次大選馬團隊的主調就是扁案,並把扁案拿來胡亂影射。

一個堂堂元首要談的應該是國家及人民的願景,而馬團隊談來談去就是扁案及影射,要不然就是用北京來嚇唬台灣人民,堂堂領導人而成了「恐懼販子」(Fear Monger),人們怎麼可能同意?


「恐懼販子」是企圖扭曲事實

近代西方政治學已注意到一種現象,那就是由於媒體發達,選舉所產生的官吏已出現一種人格特質,那就是這種政治人物什麼重大前瞻的事也不敢做,他們一碰到麻煩就閃,不求有功,但求少被人罵,他們差不多的時間都用來做媚俗的表演,一到選舉時就在那個社會人們最怕的問題扮演起「恐懼販子」的角色。前兩年,美國(水門案)的要角,曾任白宮法律顧問的狄恩(John. W. Dean),出了一本暢銷書《缺乏良知的保守分子》。狄恩是個保守派,但他卻極堅持保守派的道德良知並成了反布希的重要人物。布希任內尤其是選舉就成「恐懼販子」,天天在宣揚阿拉伯人的可怕,狄恩即表示「恐懼販子」是企圖在扭曲事實,製造恐懼中圖自己的利益,結果卻是扭曲了國家發展的方向,這乃是布希真正可惡之處。

因此,台灣該轉型而未轉型,已蹉跎了四年,不容再蹉跎下去。而要不蹉跎,就請從大選的改變開始!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