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2012-03-06 中國時報)

前幾年,柏克萊加州大學教授大衛.賽門(David R. Simon)寫了一本暢銷的半學術著作《菁英的偏差行為》,他指出近年來許多國家的統治菁英愈來愈「高度的不道德」,這不是指他們的私德,而是指他們對公共事務欠缺了「公德上的敏感」,每當問題發生,他們就會去製造一個「虛假的陣線」(False Front),好像他和人民站在一邊,但事實則是透過扭曲、遮蓋、欺瞞等種種方式,將問題往他意圖的方向牽動。這乃是現代極普遍的「政治操縱模式」。

對於這種政治操縱,十九世紀美國學者及評論家亨利亞當斯(Henry Adams)有最透澈的觀察。亨利乃是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的曾孫,第六任總統的約翰昆西亞當斯的孫子,由於見多識廣,家學淵源,他後來拒絕從政,寧願教書。他表示:「權力及享有大名,對所有的人乃是自我的惡化,它是種腫瘤,會殺掉人的公共事務同理心;它是病態的胃口,人的自我主義會因此走到極端。」

賽門教授指出這種上位者的道德麻痺及凡事自我中心主義,乃是個人的權力偏差行為,但上位者的道德偏差,當它落實到整個官僚體系,就是官員們集體舞弊,報喜不報憂,暗嵌各種資訊的官吏腐敗現象遂告出現。一個喜歡操控的政府,必也是個不喜歡看到問題的政府,意謂著整個官僚體系都懂得不要給老闆惹麻煩,自己就不會有麻煩的道理。而不給老闆添麻煩之道無它,那就是「吃案」和「吃掉老闆不想看到的訊息」,如果全台灣都是國泰民安,沒有不同意見的訊息,當老闆幹得輕鬆,大家也都輕鬆。而這種現象搞大了,就會整個社會再也沒有可信任的基礎,整個社會即出現深沈的信任危機。

而最近一連串的事件,從美牛事件到禽流感事件,都顯示出台灣社會對政府的信任程度已告失去,這兩起事件乃是政府極大的危機。

就以美牛事件而論,不管上面的人如何在放話,全台灣的人其實都心知肚明的知道他不管人民如何反對,早已立定主意要開放美牛進口,否則也不會諮詢小組的會一開再開了。他們的目的是想一直拖下去,拖到大家都疲憊不堪,他們就找個理由把原則問題轉化為技術及管理問題,然後稀里糊塗的矇混過關。但就在他們意圖拖延的這個時刻,更多新現象卻告出現。最近台灣進口了幾萬公斤的美國牛肉,早已被人吃下肚,這顯示出在現況下,政府對美牛的把關工作形同廢弛。這已顯示出,將來政府如果要用加強管理做為開放的理由,人們已不會再相信。因此,當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政府已不能再歹戲拖棚還存有任何僥倖的念頭,美牛開放這個問題就讓它自動消失結束。如果政府還要一意孤行,更嚴重的反彈及信任危機不知道會在甚麼時候爆發!

剛才我已指出,近年來台灣官僚體系不想給老闆添麻煩,老闆沒麻煩他們自己也就沒有麻煩,可以好官我自為之。這種官僚體系的腐化無能,現在其實已到了相當嚴重的程度。台灣警政官員吃案,吃出一片國泰民安的假象,去年校園霸凌事件一度鬧得極為嚴重,但各級教育人員及專家即指出,差不多的霸淩案件全都被各學校及官員吃案吃掉了。而根據這兩天的新聞發展,人們才知道政府官僚系統吃案,甚麼案子都敢吃,居然吃到了禽流感頭上。根據導演李惠仁的調查紀錄,這種禽流感吃案已歷時多年,它不是今天才開始。台灣的老百姓生存在食品的美牛檢驗不及格,禽流感也吃案的現況下,衛生健康還有甚麼保障?台灣的政府已成了人民生活安全的最大風險,這樣的政府當然已失去了人民的信任。

整個馬政府才當選連任,即百孔千瘡,失盡人民的信任,這真令人懷疑他是怎麼當選的。未來四年不要講甚麼歷史地位的大話,能重新恢復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就已是大功一件。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