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因為母親四月時中風,忙亂一陣後,家人們共同決定在離醫院(復健)較近的地方租房子。我同時養了一隻狗和一隻貓,因為狗比較「難照顧」(一定要到草地上才會上廁所之類的習慣),無法託付給友人,最後貓到友人家,和他的波斯貓成為室友。

我的貓名字叫 Nini(妮妮),這半年來,我去探望牠的次數屈指可數。上週六,再度探望牠,友人的波斯貓走來磨蹭我這個陌生人,而妮妮卻躲在貓跳台底部的洞屋中,懶懶地覷著外面的動靜。

「生病了嗎?忘記我了嗎?」我同友人說。他找來妮妮愛吃的貓草錠,牠一口一口地吃了,友人拿出逗貓棒,逗弄著,妮妮繞了一小圈,又踱回那座綠色的洞屋。

在妮妮被引誘出洞時,我彷彿看到牠從前活潑好動的模樣,但像靈光乍逝,牠一下就洩了氣,逃避現實似地躲在洞裡。我看著牠的貓臉,頓時感到,牠的憂鬱流入我的心頭。

回家後,那個下午、和那個金色的傍晚,接回妮妮的念頭一直在心裡盤旋著,母親復健的狀況穩定,照顧已經比較輕鬆了,我應該可以把牠接到租屋處一起生活了。當天晚上,打電話跟朋友說我的決定。

隔天下午,妮妮在外出籠裡不安地叫著,上次搭車,來到友人家,和波斯貓室友鬧得不甚愉快,最後勉強適應下來,生活了六個月,現在又會被帶到哪裡?

妮妮的新居是我的書房,有高高低低的書櫃和書桌,隔著窗戶,可以俯瞰馬路上蟲蟻般的行人和車輛。妮妮出籠後,不怕生地探索新環境,我倒了一些貓草餵牠,讓牠穩定情緒,接著打點好貓沙盆、飼料和飲水。然後就像變了一隻貓似地,妮妮走過來磨蹭我的手,討摸。

於是我知道,我的貓回來了。

妮妮回家了,而不是去到一個寬敞的籠子。牠在友人家時,可能深深地怨恨著我,而牠表現出來的,是幽幽的陌然。彼時的牠,看起來像是動物園裡、經年累月在籠中生活的動物。現在的牠,在主人身邊的牠,才活活潑潑地感受到生命的喜悅——可以奔跑、被罵、討摸、踏在主人的肚皮上,被擁抱……

2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