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維新會代表,大阪市長橋下徹有關從軍慰安婦的妄言,把日本歷史教育的失策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畢竟,有當兵經驗的日本作家,很多都在戰後發表的文章裡提到過慰安婦的存在。例如,五味川純平於一九五五年問世的長篇小說《人的條件》,根據作者的親身經驗詳細描述日軍在中國大陸的各種暴行,竟成了銷量達一千三百萬本的超級暢銷書。由小林正樹導演,仲代達矢當主角的影片,則分成六部,花兩年陸續公映,獲得了一九六一年的每日電影獎大獎。

我生於一九六二年,小時候流行的一首民歌就叫做《不知道戰爭的孩子們》(按:戦争を知らない子供たち。但是在高中的倫理學課上,由老師介紹,全班一起看了原慰安婦寫的手記。我至今記得那篇手記行文具體,很恐怖,導致一個男同學受刺激,當場就抽了羊癇瘋。那是一九七八年的事情。直到當年,戰時日本軍隊對占領地女性的性暴虐,仍可算是人盡皆知的公開知識。

一九六九年出生的橋下徹,是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的律師,高中則讀了大阪公立的名門北野高中,學識方面該不差於他同代人的。然而,他就讀初中的一九八二年,發生了第一次的教科書事件,乃日本政府下令教科書出版社把中學歷史課本上寫的「侵略」兩個字改為「進出」,即發展。當時我剛上大學不久,認為日本書店裡有很多種關於侵華戰爭的書籍,光光改變教科書上個別的用語,對廣大社會的影響該不大吧!

然而,後來的歷史證明,那是大錯特錯。就是從竄改一個詞兒開始,逐漸擴大勢力的歷史修正主義,在長時間裡影響到多數日本人的歷史認識。看來,現在四十多歲的橋下徹,高中時代沒有看原慰安婦的手記,否則不可能一點也不考慮受害者的痛楚,說那是世界很多地方都發生過的事情,並不是日軍獨創。

把自己國家不光榮的歷史如何對下一代交代,相信對每個國家的教育當局來說都是棘手的問題。儘管如此,過去卅年,日本的歷史教育總體成績實在太差了。身為律師、政治家的橋下徹,對歷史事實以及國際上對日本戰爭責任的看法缺乏知識的程度令人心寒。再說,他也顯然不懂為何在現代社會裡販賣人口是重大的犯罪,恐怕都是當年在課堂上沒有叫他們正視自己國家的恥辱過去所致的。

一九九六年,東京大學教育學系教授藤岡信勝等人發起的右派團體,標榜起所謂自由主義史觀來,批判了既存歷史教科書中充斥的「自虐史觀」。該團體編纂的《新的歷史教科書》受了媒體的大批判,但是他們九七年問世的《教科書不教的歷史》共四卷卻成了銷量一百廿萬本的暢銷書。可見,越被批判越走紅的大眾化社會風氣,上世紀末在日本已經形成,進入了本世紀的網路時代後,更擁有了不可阻止的勢頭。近日,安倍晉三重新上台,橋下徹下流妄言滔滔不絕,都是過去卅年逐漸右傾的社會氣候最後引來的。

橋下徹的例子叫我們看得很清楚:對過去的錯誤從不反省,並把別人的反省貶低為自虐的人,自然會犯新的錯誤而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只好罵記者扭曲了自己發言的內容或者斷章取義,使自己連帶國家,在國際社會裡越來越孤立。

(作者為日本作家)
聯合報/新井一二三 2013.06.15


※《不知道戰爭的孩子們》(戦争を知らない子供たち
作詞:北山修
作曲:杉田二郎

戦争が終って僕等は生まれた
戦争を知らずに僕等は育った
おとなになって歩きはじめる
平和の歌をくちずさみながら

僕等の名前を覚えてほしい
戦争を知らない子供たちさ

若すぎるからと許されないなら
髪の毛が長いと許されないなら
今の私に残っているのは
涙をこらえて歌うことだけさ

僕等の名前を覚えてほしい
戦争を知らない子供たちさ

青空が好きで花びらが好きで
いつでも笑顔のすてきな人なら
誰でも一緒に歩いてゆこうよ
きれいな夕陽がかがやく小道を

僕等の名前を覚えてほしい
戦争を知らない子供たちさ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