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摘自奚淞《給川川的札記》,並略作刪減。

《蛻之一》

「早晨,戈勒各爾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大蟲子......」

川川。這是卡卡的小說「蛻變」。看了韓國舞者姜松遠以此為主題的演出後,我重讀這篇少年時最鍾愛的小說。

「不是夢......窗外傳來雨打鉛皮的聲音,使他更憂鬱......」

蛻變成蟲的戈勒各爾失去與人相處、工作的機會,也失去了家人的關懷。最後,戈勒各爾縮捲無數連自已都深覺陌生和羞愧的細足,枯扁死去。

川川。初讀「蛻變」的我,十分孤僻內向。如今找出這本書頁脫落,頁目漫漶註記文字的小說,禁不住憶起少年時代的懶散和內在的狂亂......枕邊翻置著卡夫卡的「蛻變」,於灰色落雨的早晨迷濛醒來,憂悒而自暴自棄的想: 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變成大蟲子?

川川。世上必有與我當年一般陷於孤獨狂夢的少年吧!?只是當時不識,以為自己是「世上唯一獨眼的孩子,哭泣著愛情而無人聞問。」

川川。回頭看自己,便有足夠的寬裕可以微笑了: 「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然而,少年的憂愁雖與歷經世態的心情不同,卻真也濃稠似酒呢!

當雨水擊響屋簷,我原想衝出屋去,冒雨狂奔,遠赴天涯海角......但懶懶爬起床與鏡中青蒼的臉相視,自言自語道: 卡夫卡先生,我覺得......變成蟲子也並不是最糟的......

川川。歲月流逝。我並不曾在十九歲蛻變成「存在主義式」的蟲子,卻漸漸變成今日之我......我也終於理解到: 世上原有多種蛻變,往往出人意料之外。

無論自覺或非自覺,川川,我們都在繼續「蛻變」中。至於究竟會蛻變成什麼模樣——

川川,且讓我們虔誠而勿起恐慌,靜靜等待這生命中偉大懸疑的揭露吧!

......

川川。我是蟲。我是蝶。我的蟲細胞和蝶細胞糾結一道,暫時還分不出端倪.....

川川。你說,我會「化蝶」嗎?



※無意中在網路海洋發現「瓶中信」,時間已是1995年3月30日。
創作者介紹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