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轉自《蘋果日報》(2013年07月31日)

當筆者與學界(包括台大文學院、社科院和法律學院三個院長)及藝文界的許多先進,昨日正發表公開聲明,希望就兩岸服貿協議所引發的爭議,「本於理性與成熟的態度、透過多元審議的民主程序,進行深刻的政策討論以形成共識」、「呼籲政府應虛心傾聽各界聲音,不要透過片面的官方制式宣傳,將公民社會反對質疑的意見以標籤化的方式扭曲」之際,傳來馬總統在同一時間公開指稱學界質疑多是「渲染」、「造謠」,不僅批判「高級知識份子反對理由完全不堪一擊」,更以「造謠跟闢謠的對抗」的語彙塑造對立。筆者不僅深感錯愕,更覺痛心遺憾。

赫緒曼在《反動的修辭》一書中提到,攻擊社會改革的言論通常有三種形式:「悖謬論」、「無效論」和「有害論」。如果他聽到馬總統面對公民社會提出質疑的反應,恐會再加上「抹黑論」。

自力救濟反遭攻訐

兩岸服貿協議的簽訂,是由一個根本違反基本民主程序的黑箱作業所完成,此點已是台灣社會的共識。誠如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所言,針對這次黑箱作業的始末,到底是誰、基於什麼樣的理由作出這種決策?誰決定何種產業納入、何種產業不納入?等問題,迄今為此,政府無人正式出面做出完整說明。

筆者想問的是,馬總統在使用「造謠」此種煽動性的言詞攻擊學者時,心中是否曾經閃過反省的念頭:「為什麼在沒有舉辦過充分的產業調查、在沒有完成必要的衝擊評估、在沒有讓國會、業者有適度反映意見機會的情形下,我可以恣意決定產業開放的範圍、內容與條件?為什麼作為一個民選的總統,我會選擇如此傷害民主的價值?為什麼在國會決定「逐條、逐項審議表決」之後,我率領的行政團隊還會不斷強力散播「經貿協議只能整本包裹表決」的錯誤觀念訊息?

過去這段時間,許多知識份子及公民團體,都在努力研究兩岸服貿協議所將造成的衝擊、都在辛苦蒐集波及產業的相關資訊、都在徵詢中小企業與一般人民的意見。這些原本是政府該做的事,我們的政府沒有做,所以公民社會必須自力救濟,我們必須自己來做。這一切的努力,竟讓我們成了馬總統以元首之尊發言攻訐的對象,教人情何以堪!

筆者沒有金錢購買廣告、沒有權勢請媒體配合、沒有中央社幫忙發稿,筆者只能秉持知識份子的道德良心,做該做的事情,在公共論壇上提出研究的結果,希望可以讓更多的民眾了解事實的真相。筆者無法理解,難道拒絕公開辯論、選擇在官方宣傳場合將反對意見簡化為「歪曲」、「蒙蔽」,才是理性面對攸關人民生計與國家未來發展的重大政策的正確態度?

理性對話代替放話

本於真理愈辯愈明的態度,筆者日前已邀請行政院長進行公開辯論,不過江院長似乎決定繼續隱縮在官方宣傳的保護下取暖。既然行政院長不願出來公開面對,筆者在此懇請馬總統親自出面與學者及公民團體代表座談,以理性對話代替媒體放話,並在公開平台上回應台灣社會各界的質疑,清楚說明談判的決策程序及理由,交由全台灣的公民一起評判,兩岸服貿協議的簽訂,到底是否符合民主程序?到底是否對台灣人民有利?

※作者鄭秀鈴為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