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與主人對談。我得到滿懷的失落。
走到這兒,我已身心俱疲,只想就此依靠。我的鞋襪溼透,全身的雨滴。

而主人只告訴我: 過往旅客的傳說,愛情的模樣。我的頭髮,溼答答地覆
在額上,如苔似蘚。

......

啊,主人。你那愛情是我無法抵達的彼岸啊。你怎能如此愜意地訴說?
給我聽?

我踩著漣漪而來,主人,八方風雨已淋透了我。幾年? 二十二年。我悲哀,
我翹首,我不停地跋涉。

......

旅人不都應有目的嗎?

雨路上回首,腳印漫盪。我的眼睛裏,全是水。
你啊你,我有點看不清楚來時路了。

只想唱歌。晴天的歌。然後裹在雨裏夢想,有風的日子,飄落的我。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