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你阿爸來了。」素月坐在一塊簇新的碑上,搖擺著一雙纖細的足。

站在石碑旁邊,阿明苦笑,目迎古金土駕著藍色發財車,沿著蜿蜒的山路駛來。

「今天沒雨,」素月挽挽垂肩的青絲,「你阿爸不會太艱苦……」

阿明點頭,瘦削的身影在蒼茫的暮色中隱隱閃現。「今天來得很早,不知是不是生意差?」

古金土走下貨車,就往阿明那裡走。山間的晚風吹起,蟲鳴如潮浪,一波又一陣;南來北往奔波了一日,古金土頹然坐倒在阿明身旁。

從山上往下看,最先是芒草叢,零零落落,翻滾著白毛;再下去是相思林,陰陰暗暗,糾結著黑髮;一鉤銀月鑲在遠遠的城市半空,被風吹得搖搖晃晃,好像素月飄飄的衣袂。

阿明蹲下身,摟著古金土的肩頭,素月溫柔地望著他們父子倆,輕聲哼著《搖嬰仔歌》。

當星星全部現身,一陣冷風吹自相思林,泅過草叢,撩起古金土乾掉的汗衫,他突然開口說:「四年了,阿明……」

「可不是嗎?阿爸。」

「今日我跑了屏東兩回,價錢不錯。」

「阿弟有幫忙嗎?」

「你弟弟要期中考,沒隨我去。你阿母明日也要來看你。」

「我很久沒看到阿母了。」

素月忍不住抬頭望天,大風讓她青絲如蓬,低頭又看自己雪白的趾間,已然蔓出青草。「風起雲湧,天好像會落雨。阿明,我要先回去。怕衣服濕。」

阿明、素月相對微笑,她的白衣慢慢消逝在夜色裡。

「時間已經不早了,阿爸,你回去吧。」阿明起身,掠掠的風吹得他幾乎離散,他勉強抓住古金土的手臂,仍被颳得飛起,只能大聲喊:「阿爸,你不用天天來看我!我好心疼啊。」

古金土恍若未聞,走到車上拿了一塊防水布。雨開始落下,風就小了。古金土把布鋪在阿明的墳地上,仔細地壓好布邊。冷雨滴在古金土的頭頂、臉頰、粗手和脊樑。

「阿明,天黑雨大……」古金土望著墓碑,伸手去摸,「不要淋雨了。」


後記(080131):
這幾天想到一個靈魂返鄉的故事,回過來讀這篇,覺得可以畫一張插圖,就很快地畫了這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horen 的頭像
fuhoren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