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流乾的時候
你的瞳孔射出二行子彈
人們才發現孤獨的殺傷力

世界顫巍巍地運轉著
血花一朵一朵又腥又暖地綻開
春天要僵持到幾時?

排練已久的高潮
失眠的盡頭,也許在城市的角落
我們扮演屍體,裹在劇本的結局裡
終於,整個燃燒起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