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

多次行車經過三芝,看見路旁「未來式」的建築廢墟,不免充滿好奇。有一本陰鬱的攝影文字書《台灣廢墟迷走》,書中的畫面似碳粉過多的影印,似火山灰落在無人的龐貝。


◎廢墟

前些時讀報上的副刊,說這裡原想蓋成旅館。現場臨海,左近是一處小沙灘,如果沒有垃圾污染,和這座殘破的廢墟,會是一個很可愛的地方。


◎廢墟旁的小沙灘

令人意外的是有遊人在此戲水。爺爺帶著孫子,後來走到沙灘旁邊的魚塭裡游泳。當日天色微陰、微暑,風中有海苔的香氣。


◎小沙灘上的綠色海藻

Discovery 旅遊生活頻道,週一晚上的節目《玩美女人窩》,某次介紹一位奇女子,為了愛馬(不是人名)定居在三芝海邊,她說三芝的海邊有貝殼。我不大敢相信,卻在這處沙灘上證實了,的確有很多小小的貝殼,完整的、破碎的。


◎養魚人家門口的長毛狗

循著單車道步行,附近人家都養著看門狗。這隻長毛狗是其中比較友善、不亂吠的。基本上充滿喜感的牠,凶不起來啦……


◎海濱植物—濱排草,花期春夏

木棧道旁,遍佈石頭和垃圾的海岸,兀立著被遺棄的小碉堡(其中一座藏著小神像),還有繁花似錦的濱排草。


◎海濱植物—濱排草,別名茅毛珍珠草

以下的介紹摘自大樹的《台灣野花365天》(好書推薦):

「濱排草的花色有粉紅有白,相較於野柳一帶樸素的白花,石門附近的濱排草就顯得豔紅,而有些地區偶爾也會出現介於兩者之間的色調。」


◎海濱植物—濱當歸,別名濱獨活

這種植物的名字,又是「當歸」,又是「獨活」,和中藥連在一起,卻沒有藥效。它的模樣很怪,「頂生複繖形花序十分粗壯」。

這次在三芝海邊,觀察到不少海濱植物,如林投、海綠等等,但這時我的相機已經沒電了。

我們沿著單車道,深入鄉間小路,茭白筍的水田點綴在閑靜的農村風景裡。當天是週日,小路上卻不見單車客,汽機車也極少。除了聚集在大樹下玩牌的幾個老人,鄉間杳無人跡。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