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名 細路祥 (Little Cheung)
出品 1999
導演 陳果(Fruit Chan)
編劇 陳果
演員 姚月明、麥惠芬


1997 《香港製造》

1998 《去年煙花特別多》

1999 《細路祥》

以上是香港導演陳果的《九七三部曲》,我看了《香港製造》和昨天晚上(8/26/2003) 的《細路祥》(我買了一張只有國語配音的 DVD,大人裝小孩的嗓音,實 在令人吐血。但是不想浪費錢,硬著頭皮看,也逐漸融入電影的情境了)。

總體來說《細路祥》的形式很粗糙的,從鏡頭的使用,就可以看出來是低成本的製作,但這也是陳果風格的元素,他總可以用簡單的鏡頭說出懾人的故事。

在《細路祥》裡面,我被「驚喜」的有兩段。

一是逃家的細路祥(躲在棺材裡,這部電影充滿隱喻,在此不細述)被父親追回,把他的褲子脫掉,擺在門前的水泥樁上,罰站。 細路祥站著站著開始唱起粵劇,仰角的鏡頭一路逼視,細路祥頓時出現一 種悲憤的英雄氣概。

他是為了尋找被父親趕跑的大哥(混入黑道)才離家 的,細路祥的父親忙於工作,母親喜歡賭博,在家細路祥只能從老奶奶與菲慵(Ami)身上吸吮家庭的溫暖。

在這裡我把電影中細路祥追尋大哥的情節,解讀為他對傳統美好家庭倫理 關係的追尋(另一個對照是流氓大衛一家親子倫理關係的分崩離析)。而細路祥的追尋受到現實的挫折,他悲憤地站在水泥樁上,唱出懷舊的曲詞,這是家庭的委屈,也是時代的傷逝。

二是電影的結尾,細路祥騎著腳踏車,想要追上阿芬所在的救護車,卻追錯了(這個結論實在很有創意),打開車門一看,是流氓頭大衛哥。

阿芬說:她以為細路祥要來告別,沒想到卻是追另外一輛救護車。

「我和細路祥的友誼就在這條路上結束了。」阿芬說。

不是那種老掉牙的離別噴淚情節,兩個小孩的友誼結束在一個微不足道的 「誤解」裡面。 誤解是香港/大陸人民九七前夕互相接觸時常見的現象——細路祥帶阿芬 姐妹遊覽香港時,阿芬只能憑著課堂知識,茫然地比對眼前的實況,而香港人只能從電視認識大陸人蛇,瞎子摸象。

細路祥和阿芬之間(香港和大陸人民之間),浪漫情感的期待,機緣巧合地落空了。而誤解橫在現實層面,跨過九七。
創作者介紹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