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參加合唱課,和一群年齡相仿或更大的成年人一起從基本的合聲開始,練習唱一些宗教詩歌。我特別喜歡其中一首《野地的花》——旋律簡單卻動人。

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
天空的鳥兒,從來不為生活忙。


大概是練唱的關係,在一些外在因素的觸動下(例如在報紙頭版看到新竹中學的基測分數排名…),我在網路上展開一段 Google 的探索之旅,我看見高中時代的合唱團女老師,一頭黑髮變成華髮,雖然自高中退休,卻如當年依然在指揮「竹嶺男聲合唱團」……。

我找到新竹中學《校歌》,又找到這首《東山四季》的錄音。它出自一個老學長的部落格,我在竹中時沒唱到這首可愛的地下校歌。在網路的此端,聽見老學長可能是轉自五○年代黑膠唱片或錄音帶的男聲合唱,有雨水滲入沙地般的雜訊,有空洞的失真迴響,我卻感到自己的記憶和集體的歷史產生了連結,掉進回憶的漩渦裡……於是又是一首名字叫《雨夜》的詩。

時間的潮水,翻來覆去
稜角已然消失,而靈魂只是沈默

泛開一晚的感覺


我在這裡轉抄這首《東山四季》,獻給可能到此的竹中人:

《東山四季—竹中學子之歌》

春天春天滿山青,讀書要來這個山邊。
學校內面有好先生,大家做堆不輸親兄弟。
你那愛讀書,免客氣,請你來東山里。

夏天蓮花滿池開,東山風景真正美。
讀書不知去那位,溪邊樹下攏有好風水。
你那愛讀書,不要怕落第,要讀自然會拼勢。

秋天東山風咻咻,讀書孩子要會想。
多少青年有好頭腦,干那為著沒錢來失學。
你是好命子,自己要知道,有書可讀比什麼更卡贏。

冬天大家要過年,讀書孩子笑咪咪。
老父老母有交代我,你讀書不要來偷懶。
懶惰那慣習,是沒藥可醫,後次做乞丐給人飼。


另外,貢獻自己大學時代寫的《山堡傳奇》,彼時大概是為了BBS而寫:

《山堡傳奇—新竹中學》

「學長,山堡是哪裏? 」高一我在校刊社,矇矇懂懂地問。

「學弟……山堡就是我們學校。」學長的臉上帶著一些哀怨,似笑非笑地。

嚴格地說,「山堡」並非竹中的代名詞(不像建中的紅樓),只是竹嶺校刊社裏的暱稱罷了。但基於「一較長短」的心理,我仍願意以「山堡」為名,介紹竹中的一些與「眾」不同的故事。

新竹中學的游泳課

像竹中這麼「早」就擁有一個五十公尺標準游泳池的中學不多,所以游泳課是我們高一到高三體育的必修課程。但是每節游泳課至少是四個班級,三個組別一起上,人聲雜沓,汗水和池水一起交融,你想等更衣室換泳褲嗎?門都沒有!

真的,連門都沒有。竹中的游泳池是沒有更衣室的,除非是老師專用的小房間(因為老師的那個比較……所以怕被我們……)。因此下課鐘一響,我們就急急忙忙地趕到游泳池,佔一個下風的位置,就是站得低一點,以免居高臨下,被人「觀光」!

我們先脫去黃卡其制服、長褲,丟成一堆,曝曬在陽光底下,然後把家裏帶來的、又大又長的、不透明的浴巾,緊緊地圍住下半身,然後快手快腳(為什要「快腳」,相信穿過泳褲的人都知道)地換上游泳褲,戴上自己心愛的小紅帽(旱鴨子戴小紅帽,不過有些會游的同學也戴,因為比較輕鬆),到體育館做熱身運動……。

換游泳褲是每個「剛毅木訥」的竹中人的夢魘。第一次上游泳課,就有好幾個人的浴巾「啪」地一聲掉落下來,大好春光,讓左右的同學飽覽無遺,自己青春期少男的矜持,也蕩然無存……。或者在成為「老鳥」之後,就有些「比大營」的同好,喜歡扯人的浴巾,滿足偷窺的心理,於是東刷刷、西刷刷,一條條浴巾落下,隔條馬路的住家傳來少女的驚呼聲,一場追逐戰又難免了。

更令人難以苟同的,據管樂社和住學校宿舍的同學說,夏天煩悶的晚上,胸中的慾火難以平息時,他們還會相約爬過圍牆到游泳池裏「裸泳」……,後來還被教官追……。唉,難怪在校刊中最受歡迎的「六度空間」(笑話單元)裏,會有游泳池裏養「蝌蚪」的笑話了。

而最令竹中人自豪的是三年的游泳課下來,練就一身就算不會游泳也不怕水的兩棲功夫。因此國內許多重大的沈船等意外事件,竹中人往往都能逃過一劫……。

豔陽高照,當你走在風光旖旎的海灘,突然看見一個不要臉,當眾圍著浴巾更衣的男子,別驚啦,他或許就是竹中人哩。


新竹中學的「高三歡送典禮」

西元一九九○年五月下旬,燥熱的夏天在竹中校園裏提前到來。明德樓(二年級教室)與新民樓(三年級教室)間,彌漫著詭異而緊張的氣氛,常見的毛狗和麻雀都不見了。教官與老師們如臨大敵般,躲在辦公室裏,不知道在幹什麼……。

早在上個禮拜,訓導主任已經放出風聲: 「我們準備好攝影機了,你們不要給我拍到,拍到我們一定要從嚴處份!!」

附近的雜貨鋪老闆娘這幾天笑歪了嘴: 「你們這些囡仔,買這麼多幹什麼??」

於是,這一天終於到了,高三停課的前一天。

第四節下課鐘才打完,第一枝衝天炮就從新民樓迸射出來,「咻」地一聲劃過藍天,在明德樓上空,「砰」地炸裂……一年一度的「高二三衝天炮水球大戰」開始了!!

這是高二和高三之間奇怪的默契,第一聲炮響後,明德樓(高二)立即發射出數十枝響笛作為回應,不過射程不遠,炮到中途就後繼無力了。新民樓的高三們哈哈一笑之後,放出硬頭的衝天炮,對明德樓作疲勞轟炸,只見高二的逃的逃,躲的躲,有些班的玻璃還被炸碎了,一時之間,明德樓走廊空無一人……。

這時,明德樓一樓右側突然冒出一群手拿著數顆水球的高二敢死隊,欺近新民樓左側的廁所,大叫一聲 : 「殺!」一股作氣將手中的水球丟向洋洋得意的高三老鳥……, 只見老鳥被淋成落湯雞,紛紛走避……。高三人一樂之下,把教室裏庫藏的數百顆水球抬出來,向下炸射,一時之間,我們終於體會到什麼是槍林彈雨。

兩方瘋狂大戰,衝天炮是陣地戰的必備武器,估計將用去二百枝以上;水球是接近戰的利器,也用去五百顆左右……上廁所一定要小心,被流彈打中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戰爭持續到下午第一節上課,同學們匆匆回到教室,把藏好的乾衣服(以免被炸溼)拿出來,換上(發揮游泳課的換裝功夫),上課(當然是指高二囉,高三的早已自修了)。

下午第一節課上地理,「犛牛」走進來,看見班長正帶著我們幾個人出去收拾殘局,搖搖頭說:「誰叫你們要這樣玩?」

我們把校園裏的炮灰掃起來。路上碰到拿著掃把,溼淋淋的高三學長,還第一次親切地打招呼……。

後來高三,又玩了一次,卻有意猶未盡的感覺,因為聯考將近,不太放得開了。

而畢業後,聽說學弟們寥寥落落地又辦了一次,「高三的歡送典禮」就無疾而終了……。



延伸閱讀>>
竹中合唱團的懷舊老歌(50年代初期)
蘇森墉音樂館(建置中)

創作者介紹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