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涼太久,
今天應當抱起石頭,走進汨羅江
春雨遲遲,滿地繁花
挑選石頭時,小心地踩死一隊螻蟻

水不冷,只是很臭
河底都是成串的粽子,死去的龍

到底是這樣了
頭上的波光,沒有想像中漂亮


※後記(080604)

淡水河邊過去(去年還可以碰到)也常見一位披頭散髮、半裸黝黑的流浪漢,日間看他棲在黃槿樹中,夜晚又躺在水泥墩上,偶而聽到他喃喃自語,也無心辨認語言的內容。

其實這也是一種「失語」的狀態。有時我們身陷其中而不自覺。


※後記(110605)

今天是端午節,我把重複的另一首《遲與疑》置頂。這篇有附插圖,但似乎是較舊的版本。其實部落格裡很多詩都重複了,像是老年人的腦袋。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OLANYI
  • 正想說那屈原怎麼像流浪漢
    不過要投江之前的屈原應該是這樣
    一般畫得太衣冠楚楚兼精神百倍了
  • 我在淡水見到的流浪漢,說不定也是大受打擊的愛國者。只是無法離騷。

    fuhoren 於 2008/06/04 1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