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景並不如地圖那樣繽紛
一條省道疾劃過山與海
無聲無息的東海岸

柏油路面留不住輪胎印
走過一回的沙灘留不住水花
體驗模糊在記憶裡
旂行的人,不斷地堆積著紀念品

他唱著海天一色
聲音在深夜的公路上迂迴曲折
似乎每個雨中的村落都無人居住
只有亮著昏黃燈光的一只小窗
遠遠地照來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